专题报道

张焯,在云冈这样“过日子”

2018-7-4


云冈景区的东山区域,堆放着大量从民间收购回来的旧石雕、木头、碑刻、塔件、碾盘等,这些在张焯的眼里都是宝贝。


  张焯获选绿色中国年度人物。


张焯院长接受采访

  编者按:在今年的6月5日世界环境日,国家生态环境部举办的“美丽中国我是行动者”主场活动中,揭晓了“2016-2017绿色中国年度人物”。云冈石窟研究院院长、云冈旅游区管委会主任张焯获此殊荣。6月28日,张焯院长登上《山西晚报》6月号封面人物,该日的《山西晚报》用了五个版面全面解读了张焯院长用“过日子”精神指导云冈大景区的建设。本刊从这周起转载《山西晚报》对张焯院长的报道,深度解读云冈的“过日子”精神。
  “山堂水殿,烟寺相望,林渊锦镜,缀目新眺。”1500多年前,初到平城(今山西大同市)的北魏地理学家郦道元沐浴着北魏皇城的气息,轻叹吟哦。历史的锤钎在一个个石窟内遍留斑驳,但佛一直拈花而笑,一笑千年!
  2018年初夏的大同云冈,一面小小的牌匾静默在某间办公室的书桌上,牌匾上镌刻的文字却赫然生发着沉甸甸的分量:2016—2017绿色中国年度人物——这个中国政府环保领域内最高荣誉的归属者,就是身兼云冈石窟研究院院长、云冈旅游区管理委员会主任双职的张焯。近些年,云冈在景区建设过程中,继承先人传统理念的同时引入低碳节能、旧物利用、变废为宝的环保理念,让各种景观与千年石窟群和谐共生,遥应先贤的咏叹。2016—2017绿色中国年度人物颁奖词:
  张焯,作为世界文化遗产云冈石窟的掌门人,他用“过日子”的精神指导景区建设。两年间,三万多立方米的旧石废料,在他的笔下,在云冈人手中化作了质感凝重的人文景观和低碳节能的服务设施,他把保护文物与保护环境相融合,创造了世界文化遗产领域生态环保的中国范例,他是生态文化的传承者。

用“过日子”精神创中国范例

  2009年年初,大同市启动以云冈石窟为核心的大景区建设工程,政府投资近20亿元,在3年内完成了云冈石窟景区周边环境治理。扩建后的景区面积比原有面积增加了数倍。
  “改造后的云冈大景区太大了,这相当于一户人家的住宅,刚刚盖起了房子,内部怎么装潢?摆一些什么家具?庭院如何建设?这些都得一步步去做,起码让客人看起来像一个大户人家。”作为当家人,张焯开始琢磨如何做。偌大的景区边缘基本属于建设空白地带,如果常规打造这么一座“大庭院”,没有大量资金保障几无可能。
  怎么做?张焯陷入长久的思考中。
  北魏王朝开凿云冈石窟时,斩山为壁,取石成窟,取下的石材主料主要用于首都平城的建设,产生的大量工程废石并未扔弃,而是基本被用于石窟前北魏河坝和山顶塔庙建设,一部分雕刻成佛教造像与生活用品,充斥于寺院、民间和墓葬。
  “我们的祖先已经有了化腐朽为神奇的超凡创造力和循环利用自然资源的环保意识。我们何不传承综合利用自然资源的祖传秘法打环保牌?”张焯从开凿云冈石窟的北魏匠师身上得到了启发和灵感。
  从此,大同城乡改造和道路翻修时遗弃的水泥块,石材厂丢弃的下脚料,古城改造拆除的旧砖瓦、条石,建筑工程剩余的石材、木料,以及云冈周围的砂岩石片、河卵石等,全部成了张焯眼里的宝贝。同时,张焯团队还大量收集民间旧石雕、石柱、碾盘、碌碡,煤矿电厂淘汰的铁矿车、旧风筒、绞车轮、大铁罐等,将这些东西依地形、地势、实用、造型分别不断打造出各种特色景观。
  如今漫步云冈大景区,这种匠心之作比比皆是。从云冈山顶的砂岩围墙,到研究院周边的文化墙,从废水泥块、石碌碡柱建造的全环保型厕所到旧石磨盘铺设的环湖休憩摄影区;从煤矿风筒、绞车轮改造的冰激凌售卖亭到煤矿废旧机具和废木料创作的铁木雕塑,从景区改造剩下的边角木料改造成的木栈道到长条休息凳……
  每块本来面临废弃命运的混凝土、石材、木料,都得到了新生,它们在景区的每个角度,彰显着云冈人对佛教生命轮回理论的现实理解和对生态环保思想的实践。
  据统计,自2012年以来,云冈大景区共使用废旧材料,建设了大约10万平方米的石墙、道路、水渠、水池、停车场等景观建筑,为国家节省资金上亿元。
  张焯的“环保牌”引来了各方关注。山西省委常委、大同市委书记张吉福评价说:“云冈总是过一段时间就有新的变化,处处体现出一种过日子精神。”这种“过日子”精神是以文化和服务为核心的,加之云冈石窟的独特魅力,使得云冈景区年年游客递增,门票年收入已经过亿。
  在张焯的引领下,云冈把保护文物与保护环境相融合,创造了世界文化遗产领域生态环保的中国范例。2018年6月5日,中国政府在环保领域设立的最高奖项——“2016—2017绿色中国年度人物”揭晓,张焯在列。
  “这个荣誉不是我个人的,而是属于云冈、属于大同,我们就是希望通过云冈石窟的做法,起到示范作用,让生态环保观念走进每个人的内心,成为全市、全省、全国的行动,带动全社会走上一条可持续发展的良性循环之路,为国家和社会贡献更多的绿色GDP,同时也为我们子孙后代留下一片清雅的净土。”张焯说。

从攻读历史学到解读云冈之路

  今年是张焯在云冈工作的第16个年头。2001年,在大同市纪检委任职的他调任云冈石窟研究院的前身——云冈石窟研究所,担任副所长。
  翻看张焯的履历,1981年考入山西大学历史系,1985年考入天津师范大学攻读历史学硕士,主修魏晋南北朝史,师从研究中国制度史见长的李光霁先生。而大同正是北魏故都,有丰富的历史遗存,其浩瀚的历史时空正可为张焯的文化抱负提供广阔的空间。
  毕业后,张焯在大同市政府办公厅工作,利用业余时间把大同地方史志读了个遍,对大同历代政治、经济、文化状况有了全面了解。每逢节假日,他都会骑着自行车,在大同的大街小巷、远郊近野转悠,寻访北魏都城遗迹,并于1996年在《大同日报》连载《平城访古记》,以细致的现实遗迹调查结合详实的史料佐证,实现了一次完备而深入的大同北魏遗迹考古报告,一时为学界侧目。
  调任云冈,可以说给了张焯施展才学的理想平台。颇有识才惜才之心的时任院长李治国对他说:“早叫你来,你不来。云冈石窟才是你应来的地方。”
  “其实,说起与云冈结缘,可以追溯到1996年。”张焯说,那一年,他奉命编辑大同市第一本旅游指南画册,走访相关单位负责人时,时任大同国旅老总的王远雁讲了一句话,让他对云冈产生了无比深厚的兴趣。“她当时说,云冈石窟,你把它夸到什么程度都不过分。当时我就惊诧了,云冈从小去过多次,并无什么特别的感觉。但在旅游专业人士口中,却能得到如此赞誉?浩瀚云冈,到底藏着多少神秘的故事?”
  从此,张焯走上了解读、发现云冈的探索之路。

研学云冈成果,徜徉历史长河

  2002年,研读了浩如烟海的史籍后,他发现云冈如同一座“无字的丰碑”,关于云冈石窟的文字记载太少,导致云冈的历史不够清晰。张焯由此产生了一个想法,发挥自己的史学特长,为云冈石窟挖掘、整理一部详细的编年历史。张焯深知,这将是一项何等宏大的历史文化工程,对其历史视野、学识都是前所未有的考验。如同一个意志坚定的孤身苦旅者,张焯义无反顾地踏上了漫漫追寻之路。
  已读万卷书,更行万里路,从敦煌反向溯流,经张掖、武威、麦积山、西安、洛阳,沿路一个一个石窟考察,摸清各石窟艺术留存及艺术风格;他去新疆,从乌鲁木齐一站站走到喀什,考察佛教入华起点,考察西部造像遗迹;他赴印度考古,寻访世界早期石窟。一条线下来,他心中对佛教东传历史有了清晰的印迹,对云冈石窟的诞生也有了更深刻的认知。他想到著名历史学家翦伯赞说过的一句话:“研究历史,要站在帕米尔高原瞭望东西。”而他要做的,就是站在云冈所在武周山的高处,望见东西文化贯通、交汇、升华、结晶的历史。
  此后4年时间里,张焯焚膏继晷、夜以继日,终于撰写出《云冈石窟编年史》,并于2006年由文物出版社出版发行。在时任云冈石窟研究所所长李治国的记忆中,那4年时间,张焯每天不是在电脑前,就是在书堆里,来去匆匆面带疲容,“像个苦行僧。”
  《云冈石窟编年史》是迄今为止有关云冈石窟研究的第一部最为完整的通史。研究以云冈石窟为载体,从战国一直到民国,时间跨越2400余年,取材广泛、内容详尽。张焯把云冈石窟置于历史的长河当中,置于五千年中华文明之中,将1500多年前的武周山石窟寺开凿的伟大壮举及其实物延续,与之前之后的重大历史事件,包括政治的、经济的、军事的、社会的、文化的、宗教的、艺术的进行比对,也使云冈石窟变成研究佛教、打开大同历史文化大门的钥匙。
  徜徉在云冈之巅,追寻时光在大佛、石窟内的传奇雕痕,张焯一直没有停步。在繁杂的行政事务之余,他又伏案撰写了许多学术论著。
  “当下最重要的学术成果,应是我们正在与青岛出版社合作出版的《云冈石窟全集》。”张焯介绍说,多年来,日本水野清一、长广敏雄著的《云冈石窟——公元五世纪中国北部佛教石窟寺院的考古调查报告》,一直被认为是云冈研究难以逾越的学术高峰。但是,这本著述由于调查有遗漏,内容并不全面,云冈亟须一部更为全面、更为细致、更具学术水准的图文全集。
  目前,一套20卷本的《云冈石窟全集》陆续印刷出版,明年全部完成。“素材的采集,利用的是顶级专业团队和技术。”张焯说,5年的时间,3个摄影团队光拍摄照片就有30多万张,同时利用数字化测绘、三维扫描、机器绘图,大角度、全方位地展现了云冈。
  如今的云冈石窟研究院,除了拥有自身众多的研究机构外,还是国内多所顶级大学考古教学、文物数字化研究的基地,同时也是国家古代壁画与土遗址保护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的山西工作站,“继续挖掘展示云冈石窟的文化,使云冈学真正成为一门显学。”张焯宏愿如此。
  另有件事,不得不提,张焯的女儿,也受父亲严谨治学的影响,自小钟爱文史,北京大学文博学院硕士毕业后,任职国家清史研究中心,走上与父亲相同的治学之路。(感谢唐晋、史涌涛对本文的贡献)
  采写:山西晚报记者郭斌摄影:山西晚报记者胡续光

浏览次数:13 人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