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再读宿白先生《云冈石窟分期试论》有感

2018-2-5 曹彦

  2018年2月1日忽闻宿白先生仙逝,顿时泪眼朦胧,不能自已。宿白先生一生潜心治学,研究涉及墓葬、石窟寺、佛教寺等多个领域。他的著作皆成为考古学领域的奠基性著作。2016年获得中国考古学会终身成就奖。张忠培先生评价宿先生,说他是一个百科全书式的人物。

  宿白先生是中国佛教考古的开创者。宿先生研究云冈石窟的文章有《云冈石窟分期试论》、《“大金西京武周山重修大石窟寺碑”校注—新发现的大同云冈石窟寺历史材料的初步整理》、《〈大金西京武周山重修大石窟寺碑>的发现与研究—与日本长广敏雄教授讨论有关云冈石窟的某些问题》、《恒安镇与恒安石窟—隋唐时期的大同与云冈》、《试释云冈石窟的分期〈云冈石窟卷〉画册读后》、《平城实力的集聚和“云冈模式”的形成与发展》等。这一篇篇对云冈石窟研究有影响力的作品,凝聚了先生对云冈石窟的多少热爱……

  我今天想重读一下宿白先生的《云冈石窟分期试论》,《考古学报》1978年1期,25~28页(修订后收入《中国石窟寺研究》),来怀念先生。本文按石窟形制、造像内容和样式的发展,论述了云冈石窟开凿年代之演变,把云冈石窟分为三个时期,并进行了详尽的分析和研究。第一期(460~471)石窟,即今16—20窟,在形制上的特点是:各窟大体摹拟椭圆形平面、穹窿顶的草庐形式;造像主要是三世佛(过去佛、当今佛和未来佛)和千佛。第二期(471~494)石窟,即今7、8窟,9、10窟,5、6窟,1、2窟,11、12、13窟和3窟,在形制上的特点是:平面多方形,多具前后室,在造像方面远不如第一期的雄伟,但相象的题材多样化。第三期(494~524)石窟,即今20—45窟,4、14、15窟和自11窟以西崖面上部的小窟以及4~6窟之间的中小窟,较显著的特点是:没有成组的窟,中小窟多;塔洞、千佛洞、四壁重龛式和四壁三龛式的洞窟,是这时流行的窟式。这篇分期试论对云冈石窟的分期起到决定性的作用与影响。

  宿白先生的分期试论是将考古类型学运用到石窟寺研究的很好范例,对于云冈石窟研究具有重要意义。宿白先生提出这样的观点与他理论学习与具体实践是分不开的,宿白先生将历史学、哲学、考古学等知识融会贯通并与考古实践相结合。宿白先生曾带领1952级与1956级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的学生在云冈石窟实习,可以说早在20世纪50年代云冈石窟就成为北大考古系学生的实习之地。1993年宿白先生亲自到第3窟前庭考古现场观察遗迹现象。宿白先生的弟子杭侃先生就曾说过,云冈石窟在石窟寺研究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我常常思索,为什么宿白先生能做出如此伟大的成绩,或许这与宿白先生喜欢的一句格言分不开。“山间的小溪总是吵闹,浩瀚的大海从不喧嚣。”               

浏览次数:245 人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