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率先垂范 一代宗师

2018-2-5 侯瑞

  今日惊悉宿白先生逝世,虽知先生年事已高,却依然感觉来的如此猝不及防。与先生素未谋面,却拜读先生文章无数次,也听闻云冈石窟研究院的长辈们常常念及先生与云冈石窟的情缘,不禁敬仰先生的人格魅力,恍若近在身边,谆谆教诲,振聋发聩。

  2014年进入云冈石窟研究院工作,懵懂无知的我从张焯院长撰述的《云冈石窟编年史》中看到《大金西京武州山重修大石窟寺碑》(简称《金碑》)的发现对于云冈石窟研究的重要性,诸多不解,探寻始末,初识先生,开始搜集先生有关云冈石窟的相关著述《“大金西京武周山重修大石窟寺碑”校注—新发现的大同云冈石窟寺历史材料的初步整理》《云冈石窟分期试论》《〈大金西京武周山重修大石窟寺碑>的发现与研究—与日本长广敏雄教授讨论有关云冈石窟的某些问题》《平城实力的集聚和“云冈模式”的形成与发展》……其中细致综合的比较研究,史论结合的分析方法,严谨踏实的治学态度深深打动了我,为我打开了读懂云冈石窟的一扇窗,便如获至宝般放在案头研读,挚爱云冈石窟的种子至此种下。后来撰写《云冈石窟百年研究》一文,我依托先生的研究成果,踏实理清百年来云冈石窟研究的脉络,为进一步了解云冈石窟打下了基础。往后日日夜夜,我都谨记如先生般勤勉踏实的做事态度,待到2015年院内讲解考核,我迷茫不知所措时,又一次拜读了先生的《云冈石窟分期试论》,有如醍醐灌顶,为我打开了思路,找到了方向。

    晚辈与先生的交集,除了这些,还有幸与先生的爱徒杭侃老师有几面之缘,北京大学与云冈石窟的因缘深远,总有机会聆听老师们的真知灼见,感受老师们如先生般的治学态度;加之就职于云冈石窟研究院,张焯院长也常常警醒我,严谨治学,踏实做人,言传身教指引我在云冈研究的道路上一步步走向深入。您们都是我的老师,在治学的道路上一点一滴地让我学会水滴石穿的坚守,稳如磐石的笃定,精雕细琢的态度,或许这就是我内心的一种云冈精神吧!

    我自知浅薄如尘,先生皓月当空。昨夜时分,正是百年一遇的月全食,奇观现世,惊艳震撼,没想先生与世长辞,仿若天神惋惜。暗夜里明月常在,春风中绿草已萌,先生的精神已名播远扬。今日云冈晚辈侯瑞,谨就此悼念宿白先生,更以此文铭记自己的职责使命。“照塔层层,不如暗处一灯。”我想这才是您给我的最宝贵遗产,大义不言谢,只想说一声,先生千古!

    ——因为从不曾见,只说您好,不说再见!

                                          侯瑞

2018年2月1日

浏览次数:226 人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