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怀念宿白先生

2018-2-5 谷敏

 今闻著名考古学家宿白先生病逝,我们以沉重的心情缅怀先生在石窟考古、保护与研究上做出的卓越贡献。

 初入考古之门,导师张焯院长就对我说,读书要读经典,读大家的文章,更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站得高望得远,你应把宿白先生研究云冈的文章通读、研习,给你将来的研究之路打一个坚实的基础。

 于是,找来宿先生关于云冈石窟的全部著述《大金西京武州山重修大石窟寺碑》校注、《云冈分期试论》、《大金西京武州山重修大石窟寺碑》的发现与研究——与日本长广敏雄教授讨论有关云冈石窟的某些问题、《平城实力的积聚和“云冈模式”的形成和发展》、《恒安镇与恒安石窟——隋唐时期的大同与云冈》等。先生的文章是我做研究的基石,也正是先生的文章给了我极大的启发。宿先生的博学,对学术问题的研究,考古学所取得的成就是我们青年人仰慕、学习、追求的榜样。在我读研究生阶段,把先生文章中的每一条史实和资料认真学习领会,打通思路。并用更多时间放在读原典、原始资料上,思考问题,挖掘新的信息。

 2008—2011年,我有幸参加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张庆捷老师带队在云冈石窟窟顶的考古发掘,随着考古发掘和整理的进行,关于北魏至辽金寺院遗址我们有很多新的发现。回顾先生的文章,在先生对于“通乐、灵岩问题”的阐述上在这次考古研究中给予我们很大的启发,但也有很多新的问题,如十寺问题,北魏窟前建筑问题,窟顶寺院形制及与洞窟关系问题等有待深入探究。

 作为年轻人,初入学术殿堂,要学习先生的求学、研究方法与风范,我常常面对读史籍的枯燥,碰到复杂的遗迹、遗物无从下手时,总会想起先生的中国石窟寺考古学的内容和方法的四个研究程序。以及先生所谓“尽信书不如无书”,强调文献的重要性,但同时强调文献不可尽信,而是要和考古材料相互印证。先生的读书要知书,见微知著,融会贯通的学术素养和治学态度深深地鞭策我们走好每一步学术之路。

 

                              谷敏

                           2018.2.1

 

浏览次数:225 人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