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书海无涯 上下求索

2018-2-5 吴娇
     突闻先生逝世噩耗,一阵悲悯涌上心头。2015年去北大听课时,云冈的老师说起去看宿白先生,心中窃喜,但最终因担心宿先生身体,没去打扰,也未能目睹先生大家风范。上学的时候几乎每一位老师都会在课堂上讲起宿白先生,那种敬佩与景仰,会不自觉地流露出来。「白沙宋墓」-发掘报告的典范,反复读过好多次,似不得要领,但次次都被先生严谨的治学态度折服,书中的每一幅线图都是先生亲手所绘,而先生在书中确立起报告编写标准,即严格区分报告主体与编写者的研究,时至今日仍为大家所用。

到云冈石窟工作时,对洞窟只有很浅显的了解,于是开始恶补,先生的《云冈石窟分期试论》帮助我对三期特点和历史背景有了清晰的认识,关于“大金西京武周山重修大石窟寺碑”的诸论文不仅让我们看到先生缜密的逻辑思维,更让云冈人感到骄傲与自豪,先生的论战扭转了“云冈研究在日本”的局面。有一段时间拿着先生的文章去洞窟比对,每找到一个特点都欣喜若狂,就这样逐渐被云冈雕刻艺术散发的魅力深深吸引……

“大浪淘沙,你不要看现在,一二十年之后,谁能沉得下心,那就看这些人,一个社会一定要有人潜心做学问。”这是先生对年轻人的寄语,“书海无涯就是书像海一样没有边,有的书是需要看的。”我们要谨遵先生教诲,把书继续读下去……                             

浏览次数:221 人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