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人虽离去,精神永存

2018-2-5 崔晓霞
      2018年2月1日,中国著名考古学家、北京大学教授宿白先生仙逝的消息,很快传遍文博考古界,“先生千古”瞬间刷屏, 听闻此消息,心情无比沉痛,不禁黯然酸鼻。先生留给中国考古事业的是他的精神财富,学术成就,是他为人处世的态度以及对教育事业的无限热爱。

宿先生一生潜心治学、挚爱考古、追求真理。上世纪40年代前后,秉持着严谨的学术精神,先生与日本学者进行跨国的学术争论持续了30多年,最终以日本学者认可宿白先生的观点而告终。正是这场持久的学术争论确立了中国石窟寺考古学的学术地位,先生也因此获得了“中国佛教考古开创者”的称号。

二十年前我刚到云冈工作,便被分配到接待办当一名讲解员。前期培训中,老师们最多提及的便是先生的名字,每每说到《佛教石窟考古概要》这本书,还总会给我们讲1988年7—9月国家文物局在云冈举办第一届石窟考古培训班上有关先生的事情。点滴中,他的严谨严厉,他一丝不苟的治学态度,已深深刻在我们脑海中。

1999年夏天,我有幸与所长李治国,资料室主任李雪芹一同去北京拜访宿白先生,心中甚是激动。先生的住处和我想象的一点都不一样,简洁安静,到处是书籍,桌子上、柜子上、沙发上、地上,几乎没有落脚的地儿,真正是书的海洋。置身先生家中,要想避开书,确是件很难的事情。言谈中,感觉宿先生甚是严谨、谦和,在了解云冈情况后,先生一再叮嘱李治国所长,务必要做好云冈的洞窟调查工作。先生心系云冈,对文物考古事业,对云冈石窟父爱般的温情关怀,着实令我感动。

再次与先生接触,是2000年的8月,先生考察云冈石窟,我有幸陪同,并为先生做讲解。先生于我,是神一样的存在,作为晚辈,仰之弥高,心存敬畏,自知才疏学浅,不敢在先生面前卖弄,胆怯的很。先生看出了我的顾虑,微笑着指导我,主动与我交谈,还跟我一起讨论石窟,瞬间消除了我的畏惧感,让我学到了很多知识。先生对石窟研究的诸多见解,严谨、锐利、温暖,让我不禁想起 “高山仰止”这四个字,原来总觉俗滥,现在用来比先生,最感贴切,景仰之情,油然而生。

先生一生淡薄名利、专心治学,在宗教考古、建筑考古、印刷考古和版本学等领域多有造诣。期间,先生也为云冈写了很多珍贵的论文,为云冈石窟的考古研究及科学保护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一如先生喜爱的藏族萨迦格言:“山间的小溪总是吵闹,浩瀚的大海从不喧嚣。”一代大家离我们而去了,他在历史、考古领域给我们留下了诸多的财富!他对于文物考古事业的挚爱和研究,以及为人处世的态度值得我们永远学习和敬仰!先生人虽离去,精神永存!一路走好!

 

                                      2018年2月3日追思

浏览次数:258 人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