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另一个世界的想象——“大同沙岭7号北魏墓葬壁画与云冈石窟艺术展”在北京大学开展侧记

2018-1-17







本报记者 赵永宏

 1月12日下午,由云冈石窟研究院和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主办,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承办的“另一个世界的想象——大同沙岭7号北魏墓葬壁画与云冈石窟艺术展”在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开展。大同沙岭7号北魏墓葬壁画的摹制作品与云冈石窟第5窟窟顶佛寺遗址出土的泥塑佛像以及石窟窟前遗址出土的菩萨头像、立像等44件文物来到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一展平城时代与众不同的文化面貌。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院长杭侃,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齐东方,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我省“文博大家”张庆捷,中国人民大学、中央美术学院、中国艺术研究院斯琴塔娜艺术博物馆传统壁画创研基地的专家学者与云冈石窟研究院院长、云冈旅游区管委会主任张焯,云冈石窟研究院、云冈旅游区管委会书记王雁翔,以及我市考古、文物、壁画专家学者进行了深度交流。此次展览将持续至2月28日。

古代墓葬壁画的一次有益尝试

 此次展览的“主角”是位于大同东郊的沙岭7号墓摹制壁画。沙岭7号墓是一座北魏时期的地下“豪宅”,据墓室出土漆皮文字推测,墓主人死于太延元年(435),鲜卑人,是侍中主客尚书平西大将军破多罗氏的母亲。墓中除了毡帐、服装这些表面因素外,很难再嗅到鲜卑文化的气息。但这座铲形砖室墓的墙壁上布满了精美的壁画——甬道两侧绘有镇墓武士和镇墓兽,甬道顶部绘有伏羲女娲,墓室两侧是大型出行图和宴饮图,都是典型的汉晋传统文化元素。伏羲女娲手中所持的摩尼宝珠,在不经意间还流露出了西方文化的印记。沙岭7号墓既有彩绘图像和纪年文字的漆画,又有保存基本完整、内容丰富的壁画,填补了汉唐考古壁画没有北魏时期定型材料的空缺,具有极高的学术价值和艺术价值,入选2005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沙岭7号墓壁画是大同迄今发现的形象内容最为丰富、精彩的北魏绘画,但是历经上千年,壁画局部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分化、空鼓、龟裂起甲、颜色氧化发黑、颜料脱落等衰变现象。本次展出的是大同沙岭北魏墓壁画临摹作品,是云冈石窟研究院携手“古代壁画全息摹复系统”,以艺术与考古及科技手段跨学科相结合,协同抢救濒临消失的古代墓葬壁画的一次有益尝试。
  从2016年开始,云冈石窟研究院邀请古代壁画专业临摹团队执笔,组织院内外考古研究专家配合,临摹了10幅沙岭墓葬壁画。这种由专家学者与画工团队的无缝协作方式,在全国文物保护领域尚属首例,共同研究、创作的作品科学性大大增强,为今后我国古壁画保护与展示探索出一条新路。
  云冈石窟研究院邀请的专业壁画临摹团队对壁画进行全息临摹,该团队已取得两项技术,获得了国家专利。研创团队多次前往大同市博物馆、北朝艺术博物馆,现场观摩北魏人物、服装、车马等形象,在实际临摹工作中不断改进工作方法,先后三易其稿,并在临摹之前画出线图,以求最大程度的准确。
  拓跋鲜卑在征服平城后,他们借鉴了中原传统文化——镇墓武士是方相氏,伏羲女娲与各种神奇动物属于天界想象,出行与宴饮图则是渴望延续显赫、美好现实生活的表达。而佛教则给了拓跋鲜卑另一重慰藉,使他们将希望不再完全寄托于地下世界,而且其表现形式与壁画艺术颇多相似之处,为今人认识平城时代开启了又一扇窗口。
  另外,为了尽可能完整地采集沙岭壁画的信息,云冈石窟研究院数字中心应用了多类型全方位空间信息测量手段,如采用GPS测量与全站仪测量对墓葬进行测绘网布控、采用基于多图像的三维重构技术与激光三维扫描技术对墓葬整体进行高精度三维信息测量与采集等。在此次展览中,观众现场体验VR,亲身感受云冈文物数字化建设的部分成果。

专家学者思想碰撞的“圆桌会议圆桌会议””

 开展仪式结束,主办单位又在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举行了文化意义非凡的“圆桌会议”。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我省“文博大家”张庆捷从两年前北大举行的“两个世界的徘徊”会议,专家依然谈古代墓葬习俗,谈古代精神世界。时至今日,他认为此次展览,意义更加深远,新型的临摹技术及其材料工艺成果,有效地延长了濒危壁画的生命,还使不可移动文物变为可移动文物,不仅内容丰富,而且更具真实性,为宣传文保、弥补损毁提供了保证,和考古紧密结合,树立壁画的标杆性地位。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院长杭侃说,本次展览是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2018年的第一个展,又恰逢今年是北京大学建校120周年,作为系列纪念活动的暖场,本次展览意义非凡,除了带给公众学术、视觉享受,还会激发其别样的人生思考。谈到与云冈石窟研究院的合作,杭侃表示,他对云冈石窟的热情要源于其导师、中国石窟考古创始人宿白先生。学生时期的宿白在第一次见到云冈石窟时,内心深受震撼。从此,云冈石窟成为宿白先生的研究重点,北大与云冈石窟的美好缘分也就此结下。
  著名考古学家、央视《国家宝藏》嘉宾、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齐东方说,沙岭7号墓出土的壁画,填补了北魏早期壁画考古的空白,填补了汉唐考古壁画墓没有北魏时期定型材料的空缺,完整呈现了北魏早期的文化生态模式。该壁画分布在墓室四壁和甬道的顶、侧部,保存基本完好,总面积约24平方米,其内容异常丰富,主要有红、黑、蓝三色,人物极具神采,相当壮观。该壁画价值不仅对考古工作有益,美术学者更是视沙岭北魏墓壁画为艺术珍宝,认为其在中国美术通史上有不可或缺的一席之地。
  云冈石窟研究院院长张焯从历史因缘和现实需求两个方面阐述了临摹该墓葬壁画的重要价值。在他看来,与寺观壁画相比,墓葬壁画可能更重要。因为寺观壁画讲的是神的世界,现在保存下来的以唐宋之后居多,而墓葬壁画时间要远远早于寺观壁画,而且反映的是真实的人生、朝代、社会历史,展现了人间的生活,人们想在死后也把这种生活延续下来,所以才会画入墓葬中,这就有助于帮助我们了解祖先们生活过的时代,以及他们的精神世界。所以,云冈石窟研究院与壁画临摹团队商定共同来拯救即将消失的北魏沙岭墓葬壁画,经过辛苦努力,最终呈现于世人面前。在现实需求方面,当下国内缺少一座古代壁画墓葬博物馆,云冈石窟研究院当下正着力开展此类工作,希望未来将国内典型的、最优秀的出土墓葬恢复一部分放在博物馆,供考古和美院专业学生使用。
  中国艺术研究院斯琴塔娜艺术博物馆传统壁画创研基地研究员,内蒙古师范大学教授李崇辉认为,本次展览进一步证明了云冈石窟研究院张焯院长对古代壁画文物保护开拓性探索的积极意义。同时,也为美术与考古的学术融合提供了一个实战检验的机遇和平台,让更全信息的古代壁画非本体保护技术及理念得到了应用与展示,极大地提升了美术专业技能和专利技术与考古学有机结合协同攻关的能力,对于衰变中古代壁画进行全息数据保存、残损部分形象内容的辨识与考证,乃至回溯、复原古代壁画的原始面貌都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和学术价值。
  云冈石窟研究院王雁翔书记说:“我看到在座的各位专家学者创作团队,为大同沙岭墓葬壁画的出土保护摹制创作付出了很多的心血,才有了今天展览的成功举办。感谢各位专家学者多年来对云冈石窟各项工作的关心支持和帮助,也真诚地希望大家在今后的日子里更加关注关心支持帮助我们把各项工作做得更上层楼。我们会以北魏拓跋鲜卑开放包容的博大胸怀,欢迎大家多来大同,来云冈,我们共同努力让云冈石窟文化艺术走向世界!”
  临摹墓葬壁画,也凝聚着云冈石窟研究院院长张焯的心血,当初当他看到临摹团队根据照片临摹的成品后,有点小失望,因为他想要画工们“照猫画猫”,能够把历史最本真的东西绘制出来。但是这对于画工来说,是个短板,沙岭北魏墓壁画折射的内容太丰富,留存历史信息太多,比如墓主人宴请图,涉及到了人物、服饰、建筑、各种使用的器物;出行图中,还有各种车马的形状……画工只能照葫芦画瓢,可是壁画中很多东西是缺失的,让他们再往里面填充太难了。为了解决这一难题,云冈石窟研究院当即成立项目组,专人负责,提供考古信息的技术支持,画工负责画画,考古工作者则要提供北魏时期的各种资料,从博物馆里找同时期的实物,保证画面上的各种信息对称。这是一项要求极严且庞杂琐碎的工程,但幸运的是,这些壁画不仅以几近相同的笔触和画面呈现了出来,而且材质也与墓室内实物基本吻合。当创作团队看到这些成品出来的时候,他们都非常感慨,这就像克隆技术的发展一样,“克隆”出了壁画,为古壁画留住了“根”,因为这些摹制作品可以看得见、摸得着。
  2015年,山西彩塑壁画研究中心在云冈成立,张焯冥思苦想如何解决壁画保护的问题,要知道壁画的保护在世界层面都是难题。单靠临摹,或许能留下壁画的模样,但是光是绘画艺术的呈现,不能完整保存下壁画中蕴含的历史信息。山西彩塑壁画研究中心在此也起到一定推动作用。
  山西大同大学历史学博士、挂职市文物局担任副局长的何建国也认为,沙岭7号墓葬是2005年中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该墓葬壁画内容丰富,题材广泛,具有非常高的历史、文化、艺术和社会价值,是研究北魏前期丧葬习俗、民族风情、社会信仰、文化交流以及交通出行极为珍贵的史料,也是践行当年王国维先生提出的二重证据法学术研究路径的极好素材。
  众专家各抒己见,并一致认为,通过临摹的方法,让古壁画重生,也让那些不可移动的珍贵文物能够移动起来,走到公众面前,对于传播中国文化,传承传统文化有着积极的促进作用。
  展览现场,你能看到沙岭北魏墓葬壁画的全貌,一边是保存下来的墓葬壁画的照片,一边是摹制出来的壁画,从色调、斑驳感,再到画面的沧桑感和完整性,二者相互对照,形成北魏时期真实的生活图景。

浏览次数:297 人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