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云冈日记连载(四)

2017-11-7

8月11日(星期五)

上午11时,去拜访帮了不少忙的华北交通会社的加藤先生。到那里才真正了解到从京都出发前收到的电报的意思。华北各地发生了大水灾,特别是连接北京和张家口(经过此地才能到大同)的铁道大部分都被破坏了,恢复工作还看不见一点眉目。而且因为是在军队的管制下,具体的受灾情况是极其秘密的。

8月17日(星期日)

(这天的事情,直到四十年后的今天,仍历历在目,浮现在眼前)

从到北京的那一天起每天都去北京站,再从北京站走到南口站,到那里的军司令部打听情况。就是说从南口站到溪谷上方的青龙桥站约二十公里路只能徒步行走,没有别的办法。终于在今天(17日)拿到了这种徒步联络的军队许可证了。但南口站的军司令部的下士官说:“如果日落之前不能步行到青龙桥,就得住进军里的军营仓库”就是说因为这一区间是军队作战地带,万里长城蜿蜒在八达岭的山上,不知在什么地方也许就有中国便衣军队的袭击。

旅客们按军队命令分成十名一班,我被命为第二班的班长,十人里一个人也不能缺地摸索着走到青龙桥站,虽难办,但只能这样。

刚开始走才明白,到处是泥石流的痕迹,路面堆放着大小石头块,没有铁道线路的影踪,公路也看不清。一边留心脚下,一边踏上没有路的路艰难步行,还时不时下着小雨。

大约隔十米一岗,站着脸色严肃苍黑、手拿着闪闪刺刀的军人。两侧的山崖到山谷,一队几百米长像蜈蚣一样排列着的中国人(可能是被抓的农民)在运石头,他们脸色苍白,穿着泥乎乎的衣服,默默地呆呆地站立着,只有拿石头的两手在动。顿时,我的脊梁打了个寒战。这种强制劳动不知持续多久了。这就是占领军和被占领地的农民。持刀的日本兵可以叫做地狱的狱卒。青龙桥站至南口站之间是天下的灾难之所。

上午11时45分开始步行,持续约四个小时的强行军,出乎意料地早早地到达了目的地。抬头向上看,在约百米高的地方,火车车头静静地吐着烟。这时有一种上了天的感觉。

下午4时30分,火车从青龙桥站驶出,晚上9时多到达张家口站。

浏览次数:241 人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