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内容

大同北魏石窟的皇帝造像——读《云冈孝文石窟考》而发

张畅耕 2017-4-7

《云冈孝文石窟考》一文发表前,我即得以先睹并表示赞同,本文是对这一论文的学习心得。
       一、 云冈第16窟主像是模拟文成帝而作
       云冈石窟的分期,多认为昙曜五窟是第一期,其余主要洞窟迁洛前完成, 为二期工程。迁洛后地方搞的小窟为三期。对于昙曜五窟中的16窟之主像,有的学者认为是二期工程。他们认为主像之服 饰为褒衣博带式,而褒衣博带是服制改革后发生的,要迟至太和十年以后,照此说法,16窟的开窟与主像的雕作相差30多年。
       按褒衣博带装是中国古代儒生的服式,汉晋文献均有记载。它是何等样式?沈从文先生在《中国古代的服饰研究》一书中,以东晋著名画家顾恺之的《斲琴图》(宋人摹本,现藏故宫博物院)为实据,介绍了东晋文人着褒衣博带服的图像。所谓褒衣博带装是头着小冠,上衣宽袍大袖,下着裳裙,足穿高齿屐,腰系大带并作结下垂。显然,这种褒衣博带装与16窟主像之着装毫无共同之处。
       有意义的是顾恺之在同一《斲琴图》中,画有侍从三人,均着裤褶装。裤类似现在的裤子,褶是上衣,其形似袍,短身广袖,是左衽之袍。左衽就是衣襟从右掩向左面。
       16窟主像与褒衣博带无关,却与同画幅中的裤褶装相似:上衣着大袖左衽之袍。中部风化严重,但两腿分开,应着裤。腿部有密褶的衣纹与上衣密褶大袖之袍一样,是类似较粗厚的毛料布做成的。16窟主像所着裤褶装与内着僧祗支、外披袈裟的古代佛衣,也无共同之处。而且,16窟主像头部有波状发,这不禁令人联想到《南齐书》所记:“鲜卑被发左衽,故呼为索头。”
       16窟主像所着裤褶装是一种骑装。北魏平城时期,更确切地讲是太和改革服制之前,这种裤褶装是上自皇帝及于百官、军旅的朝服、常服。复法后,昙曜见帝之时,文成帝所着应是裤褶装。北方民族为追逐水草、狩猎、战事的需要,其服饰长期相沿,就是上袍下裤的裤褶装。赵武灵王变法胡服骑射后,裤褶装已为秦汉、魏晋南北朝各朝之常服。 对此,王国维先生早年所作《胡服考》论述精详。
       昙曜五窟的开凿是复法的产物,太武灭法惊心动魄。昙曜这样的佛释上层,置之死地而后生,体会到了“天子即是当今如来”之真谛。他们衷心感谢文成帝父子两代护法、复法之无尚功德,在开凿石窟时,刻意择一模仿文成帝之容貌、服饰与体态,即今16窟主像。北魏皇室亦有为“五帝造像”、“令如帝身”的诏令。这样,被发左衽、裤褶装、青年英俊,左手施无畏印的16窟主像是佛,更是昙曜与开窟匠师,在特定历史条件下,模拟文成帝形像的艺术杰作。
       类似顾恺之《斲琴图》中的中国古代儒生的褒衣博带装,在云冈石窟是需要认真寻觅的,羊肠大裙佛装与之毫无关系。但孝文石像已着冕服则确证云冈第56窟 是服装改革之后雕凿。
如果16窟主像是模拟文成帝容貌而作,那么鹿野苑石窟之主像,要模拟献文帝就很自然了。它是北魏为皇帝造像习俗的延伸。高允在《鹿苑赋》中有“庶真容之髣髴”一语,因为释迦没有标准像,所以摩拟皇帝的容貌是开窟匠师最聪明的选择。
       二、 云冈第5窟主像是模拟孝文帝而作
       “孝文石窟”一语出自《古清凉传》中有关俨禅师的记载。原文是:
“俨本朔州人也,未详氏族。十七出家,径登此山礼拜,忻有所幸。愿造真容与此安措。然其道业纯粹,精苦绝伦,景行所覃,并北一人而已。每在恒安修理孝文石窟故像,虽人主之尊,未参玄化, 千里以来,莫不闻风而敬矣。春秋二序,常送乳酪毡毛,以供其福务焉。自余胜行殊感,未由曲尽,以咸亨四年(673年)终于石室。”
       唐代的恒安石窟,就是今云冈石窟。 就中那一窟是俨禅师修理过的呢?已故阎文儒教授认为,第5窟主尊大像的包泥彩绘与唐式帝服(冕服)相近。故认5窟主像的包泥彩绘就是俨禅师修理作成。
“虽人主之尊,未参玄化,千里已来,莫不闻风而敬”,说明唐代认为恒安石窟有孝文帝石像,受到北方人民的礼敬。
       《古清凉传》关于俨禅师在恒安修理孝文石窟的记载,以及第5窟主像确着冕服这两点,是其可能模拟孝文帝容貌、体态的依据。从迁洛前这段历史去考察,也是完全可能的。
       太和八年(484)颁布官吏俸禄制,太和九年,颁布均田制,太和十年实行三长制,始制五等公服。三年中,由冯后主持,孝文帝支持并亲自操作的改革事业,进展顺利。太和十年,孝文帝二十岁,始服褒冕。因之,从5窟大像已着冕服等考察,太和十年以后,云冈第56窟的凿石开山已经开始,因工程浩大,迄冯后终,工程仍在进行,迁洛前始峻工。
       有人认为,第5窟主像的包泥彩绘是俨禅师依唐式为之,石像之原式,难以肯定。因第5窟西壁的弥勒立像脱泥后就与原像不完全一致。对此,只能存疑以待它日。不过唐代的帝服,也是传承于前代,这是无疑的。而《古清凉传》有关孝文石窟的记载是确凿的。
       大同北魏石窟的皇帝造像是在特定历史条件下发生的,是文成复法、献文隐居、孝文改革的历史见证。

1 宁立新、张海啸《云冈孝文石室考》,《文物世界》2005第二期
2《大正藏》第52
3 《中国古代服式研究·增订本》上海书店出版社1997
浏览次数:133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