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冈讲坛

云冈之云

聂还贵

去云冈看云,看云冈之云。
  云冈,一座辉耀世界的石窟造像,出自中国第一个少数民族政权--北魏王朝的皇家手笔。其开凿在今日大同西郊武州山崖壁,史称灵岩石窟寺。云冈石窟是明代以后的称谓,云冈之名,最早见于明嘉靖四十三年的《重修云冈堡记》。
  初,武州山崛起生成,大地随之孕化了一片云冈云,抑或是造物主播撒了一粒石头种子,仙然入土,生根发芽,又受了云冈云的恩润惠泽,遂长就了灵性的武州山?不,干脆就是北魏王朝的开创者--游牧民族拓跋鲜卑人,把故乡嘎仙洞上空的云,穿越茫茫草原,一路带将而来,那情形如同牵着一叶飘飘忽忽、绚美多姿的风筝,或者像传说中刘邦头顶上七彩祥云,如影随形,挥之不去。
  《辞源》诠释云冈说:山势逶迤,若一抹青云。
  山,有仙则灵。武州山之仙,便是一片云冈云。
  武州山系拓跋鲜卑人的仙山灵山,从北魏道武帝拓跋珪到明元帝拓跋嗣再到孝文帝拓跋宏,都留下了车轮滚滚、华盖锦簇奔武州山祈福的历史记载。
  大同,曾为北魏王朝的皇都平城,或许因与云有未了之情,故民间亦称云中。清朝初年,宣(化)大(同)总督佟养量奉圣上之命,为云冈石窟构筑四层楼阁,以作护卫。阁楼建成,题匾额“大佛阁”三字,觉意犹未尽,又令阴刻楹联:佛境佛地乘建佛心成佛像;云山云岭带将云水绕云城。
  云为山川之气,是山河大地吐纳呼吸生成的精魂。云冈初建其时,武州山一带植被天然,水草丰茂,郦道元《水经注》有证:“武州川水又东南流……山堂水殿,烟寺相望,林渊锦镜,缀目新眺。”我数次来访云冈,就为看云,看武州山的云,看云冈的云,看云冈石窟身后的云,看云冈大佛头顶的云,看云冈上空的朝霞暮彩,春云秋气。看到着迷处,竟恍恍然入了庄周化蝶意境,身有翩翩欲飞之态……
  天空青蓝,高阔辽远。一朵状如白莲花的云蕾,在云冈石窟的山顶灿然绽放,那花瓣渐次放大,徐徐扩展,片刻竟排列成一队庄严云阵,在我幻觉的界面上,演化为拓跋鲜卑氏走出嘎仙洞,走下大鲜卑山,穿越呼伦贝尔大草原的宏大场景。我曾在《雕刻在石头上的王朝》一书中描述:翌晨,日出东方,万山红遍。大朵大朵簇新的阳光,绕过密匝匝的树叶,把嘎仙洞照得俨然一座青铜雕像。拓跋鲜卑悄然涌出山洞,葵花朝阳一般,齐刷刷跪向嘎仙洞,作别一个古老的传统祭祀仪式。之后,云霞一般向南方漫移。
  蓦然,一卷大风袭过,一幅风起云涌、狂涛怒卷的天象图景,便高挂在对面山巅。那云势浓烈蒸腾,恢宏豪迈,若千军万马,铁流滚滚,俨然象征和演示拓跋鲜卑统一北方的一场场浴火而生的惨烈战争。我不禁想到了北魏与大夏统万城之战--中国古代历史上一个著名战例。传说夏主赫连勃勃凭借国都统万城,“宫墙五仞,其坚可以砺刀斧”,迫使北魏太武帝拓跋焘久攻不下,进退维艰。拓跋焘仰天自语:若能有云雾遮城,便是天助我也。话音飘落,果见天边现露一颗云珠,状如书圣王羲之的一个墨点。这颗墨点极速膨胀放大,于惊诧之时,便形成遮天蔽日之势,若一块铁幕,将统万城锁入一片慌乱。守城夏军一时迷失了方向与目标,弓箭不知该往何处射发。而北魏将士攀云登梯,宛如雄鹰飞越城池。随着统万城的失守,大夏国遂被剪灭。
  俄顷,风静云舒,花儿朵朵。眼前的画面,便是一派毡包炊烟,牛羊悠然,各民族其乐融融、和睦一家的明媚景象。魏晋南北朝,是中国历史上一段碎裂纷乱的悲惨时光,富有戏剧结果的是,一曲最雄美激越的民族融合交响乐章,由北魏王朝在京都平城轰轰烈烈谱奏完成。伴随统一北中国的胜利脚步,多族移民汇涌平城;北魏王朝的统治阶层,聚集有众多民族的精英人才;皇皇云冈石窟,即属多民族工匠包括西凉僧侣联袂雕凿之作。冯太后曾与孝文帝于灵泉池“燕群臣及藩国使人、诸方渠帅,各令为其方舞。高祖率群臣上寿,太后欣然作歌,帝亦和歌,遂命群臣各言其志,于是和歌者九十人……”“婢使千余人,织绫锦贩卖,沽酒,养猪羊,牧牛马,种菜逐利……”
  天高云流,若锦缎飞彩。叮叮当当的开凿云冈石窟的经声佛韵,仿佛一针针银质的光芒,从云缝里袅袅飞落。只要你愿意,谁都可以想象出,当年云冈云回风舞雪、旖旎华美的身姿,给那些攀援在悬崖峭壁半山腰的雕刻工匠,以无限的灵性启悟。他们凿星雕月,描花绘草,若有神助。那一窟窟、一尊尊的云冈雕像,其变化万千的线条里,雕进了多少云冈云的佛容仙貌,逸踪流影。而我还愿意作这样的构想:一个月色如画的春夜,云冈云随风潜入北魏文成帝和高僧昙曜的睡梦。翌日,两人急切相见,会心而笑,彼此的手紧紧握在一起,握成一个兴佛旺帝的愿景,握成一座光天华地的昙曜五窟,握成一壁辉煌千年的云冈。
  暮色如潮,游人散尽。武州山夜静山空,月朗星疏;一株株松柏古槐,缓缓隐入幽邃深处。云冈云冉冉而升,款款浮动,薄云丽月,月新云灿,正是一月染白千云身,千云洗明一月骨。云光月辉普照着一洞洞佛窟像龛,营造出一界清澈若水的迷景幻境。借了云冈云明亮手指的指引,我的目光再度聚凝于第7-8、9-10这两组双窟里“二佛并坐”的佛像。这释迦与多宝同龛对谈的造像模式,乃北魏文明冯太后参政一朝摄政两朝的象征与暗示。冯太后是创意开凿云冈石窟的文成帝皇后、决策迁都洛阳的孝文帝祖母,她不仅主政完成了云冈第二期的宏伟建造,而且主持实施了影响深远的著名“太和改革”。作为太和改革重要内容的“均田制”,历经北齐、北周、隋、唐三百年不衰,成为隋朝统一、唐代鼎盛的一块坚固基石。像女娲是中国第一个女发明家,文明冯太后是第一个女改革家,她高举一盏“太和改革”明灯,光照北魏,留下一抹永不凋谢的灿烂,并使我们油然而生的钦敬之情,远远超越了对吕雉、武则天和慈禧的历史兴味……
  春日新雨后,空灵照云冈。“闲爱孤云静爱僧”;“山头月,迎得云归,还送云别”。我再次来到云冈第二十窟前坐看云起,倏然,窟顶上边,两道灼灼金晕跃动飞舞之下,便有一股紫气冲天而起,并在瞬间形化为一只庞然云物,身耀万斑金鳞,足掌如火似焰,盘旋摆动,若游若翔。大佛头顶的火焰纹,霎时被映照得红光跳跃,呼呼欲燃;安详端坐的大佛,仿佛挺了一挺身子,脸上神秘的表情,密码若解,谜底似现,微笑的花朵,念慈念悲,洒落人间……这只云化之物,龙耶?凤耶?古都大同曾被民间唤作凤凰之城,那么云冈云的这一启示,或许便是民间传说的另一个版本的演绎……

浏览次数:842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