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冈讲坛

一段不应忘记的历史

赵昆雨

编者按:

  1937年9月13日,日本侵略者占领大同。大同沦陷后,日本一部分学者来到大同,对云冈石窟进行调查研究,许多云冈石窟的佛教造像被带到了日本,并藏在一些博物馆和美术馆内。

  今天,小编编发的近由海外获得一份昭和十三年(1938)手抄的《大同都市计划设计说明书》日文文档、1942年蒙疆“大同石佛保存协赞会”发行的《大同石佛保存计划》,表明日本侵略者当时对大同城市、云冈石窟早已做出了规划与石窟保护方案,但,正如长广敏雄在《云冈日记》中所讲:“日本人有严重的错觉,即便太平洋战争已经打到日本本土,战败气氛日渐浓重之时,在大同这个地方仍然做着梦一般的计划。”


  1937年9月13日,日军侵占大同,10月15日成立伪“晋北自治政府”,夏恭任主席。

  夏恭(1872-1941年),大同人,清末举人,享年70岁

 

夏恭旧照 夏恭(右一)访日期间照片

  近由海外获得一份昭和十三年(1938)手抄的《大同都市计划设计说明书》日文文档,显示出日本人对大同城的规划在其侵城后的第二年就已列入设计中。1940年日本《现代建筑》第一期正式刊布《大同都市计划案》,同时登出的还有晋北自治政府最高委员夏恭签发的第四一号布告文《关于大同都市建设之件》。城市规划的建设范围东至肖家寨、东王庄、下泉庄村一带,南至高家寨、辛庄、高家窑村一带,西至云冈、口泉镇,北至吴家屯、平井村、雷公村、小石子村一带。全市分为矿业都市、工业都市、新都市和旧都市四个部分,配置机场、赛马场等功能设施。


1938年手抄《大同都市计划设计说明书》日文文档


1938大同旧城


夏恭签发的第四一号布告文《关于大同都市建设之件》



1940年日本《现代建筑》第一期刊布的《大同都市计划案》之一


1940年日本《现代建筑》第一期刊布的《大同都市计划案》之二

  长广敏雄在《云冈日记》中有这样一段话很有意思:“日本人有严重的错觉,即便太平洋战争已经打到日本本土,战败气氛日渐浓重之时,在大同这个地方仍然做着梦一般的计划。”他这样讲是因为看到了一册成纪七三七年(1942)由蒙疆大同晋北政厅文教科内财团法人“大同石佛保存协赞会”发行的《大同石佛保存计划》。这是一本32页的薄册,因属非卖品,发行量又小,最终由海外购得此书费了不少周折。书中共五个部分:

  一、石窟保存的相关工事。主要讲重修第5、6窟阁楼、诸石窟门窗设施、再建第8窟前楼阁,另外还有洞窟排水设施、窟内地面的铺装以及补修佛像和更改清代彩绘。

  二、关于观光造园的施设。设立风景区、观光区以及修路、植栽绿化。

  三、保存管理、调查研究有关施设。整备石佛管理处,开设调查研究机关。

  四、宗教的、艺术的圣地化的施设。

  五、云冈公园及云冈道场计划图。

1942年蒙疆“大同石佛保存协赞会”发行的《大同石佛保存计划》


1942《大同石佛保存计划》附图

1945年,随着长崎、广岛上空两团蘑菇云的腾升,日本人在大同、云冈的规划遗梦也一并终结。长广对此似早有预见,他在《云冈日记》中写道:“这个保存计划具体要实施,必须要经历数年,不是一年、两年的事。”至于在云冈建设观光、风景园区的设施,“只能说是一个类似于在日本国内地方自治体行政之事,在大同、云冈运作施行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梦。因为,当时所谓晋北政府就是在日军占领地如同泡沫般的行政主体。”

云冈石窟研究院 赵昆雨

浏览次数:1207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