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冈讲坛

一位耄耋老人与云冈的约定——平山美知子访同纪行

张文涛

尽管已是六月盛夏的时候了,然而副热带高压控制下的大同古城依然清风和煦,舒爽怡人。一阵微雨过后,道路两旁经过雨水洗礼的草木不时传来阵阵幽香,陪同平山美知子夫人漫步在云冈石窟的礼佛大道,心灵也在经历着一场佛性的洗礼。
       平山美知子女士1926年  生于东京,今年89岁,是日中友好协会前会长平山郁夫的遗孀。其夫平山郁夫,日本著名画家,在日本画坛享有盛誉,在国际上知名度也很高。以《入涅盘幻想》、《大唐西域壁画》等佛教题材的画作,成为日本最顶尖的画家。92年日本天皇访华时曾将平山之画作为国礼赠送给我国家主席。97年香港回归之际,平山曾作为我国政府特别邀请的三位日本客人之一赴香港出席回归仪式。作为一个画家,他始终没有放下画笔,走到哪里,他就画到哪里,即使是一幅速写、一张线描。他都在不停地画。即使在参观时,作为社会名流,不断地有媒体或各界的要人会找他,但他总是要求有一些时间在洞窟里画一点画,记录下他的感受。
        平山夫人,个子中等,留着剪发头。面色慈祥平和,温良俭让给我们一行陪同留下来极其深刻的影响。由于高龄走路有些布履旁蹒跚,我们专门为夫人配备了轮椅。石窟讲解部主任崔小霞是研究员出身,自然介绍得非常详细、日语导游陶健语言功底深厚,翻译信手拈来,代表团成员频频点头。夫人坐在轮椅上表情认真,一边听一边记笔记,仿佛唯恐落下些什么。就这样一行人和着第三窟内众僧们诵佛的礼赞声和一阵阵空灵入心的佛教音乐声缓缓前行。及至第五窟,天空中响起阵阵雷声,雨点随即落下。大家进入窟中,崔主任开始讲解佛传故事。内容详实细腻,平山夫人听得更加聚精会神。并不时对新落成窟檐的五华洞修复过的塑像啧啧称奇。突然间平山夫人拿出一叠纸,递到崔主任面前。大家凑上去看,原来四张纸上是一些画作的复印件,分别是平山先生先后于1979年、1982年和2006年绘制的关于大同云冈石窟、华严寺和洛阳龙门石窟的佛陀头像。其中云冈石窟有40多幅,画面洁净素雅,佛陀端庄俊美。平山夫人请崔主任看看,这些佛像分别都是在哪几窟?我心尖不禁一抖,原来老人此次云冈礼佛还有一桩心愿就是完成一件与丈夫的约定,以便将来天堂上向丈夫述说他曾经魂牵梦绕的保护文化遗产的事业。平山郁夫在他的自传中曾说,自己只是悠悠大河中微乎其微的存在。但他希望自己这颗微尘的重量比别人大得多。其目标,是人类文化的传承,是全世界再也不要有战争。而一直激励他走下去的,是7世纪中国唐代的一个僧---玄奘。他曾这样谈过自己的使命:在战争的硝烟中自己“走了近三十次,居然毫发无损,平安返回,堪称奇迹。也可以说命大,但我确实感到一种无形的力量支撑着我。也是一种使命感的召唤,一定将玄奘的事迹传给当代”。这或许就是那些有着崇高信仰的人们心中的那种信念,亦或是对爱的承诺吧。
       在云冈石窟洞窟前我们整整停留了三个半小时。轮椅才拐上了莲花大道,那条我们将要返回的曲径通幽路。天空也已放晴,一道彩虹飞挂蓝天,七彩绚烂,让人振奋。静静地行进在景区的路上,夫人两眼紧闭,蜷缩在轮椅中。眼睛时而睁开时而闭上。我无法揣测到夫人的心情,但我坚信老人一定会想起丈夫的微尘之说。是啊,在生命之悠悠大河中,我们每个人都不过是一粒微尘,然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可能你我他没有受到上天的眷顾,难以熠熠发光,并注定转瞬即逝,但人活着就需要一种不懈的努力和追求,这或许是每个人的自我救赎之路,平山郁夫和他的夫人是前者,我们就应该是后者。
 

浏览次数:994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