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冈讲坛

云冈——蘭阇

王恒

2013年以来,描了朱红的“蘭阇”两个刻字俨然出现在云冈办公院东侧门柱上。说,两个字出自东晋书家王羲之,是配字。这样的配字,虽是一人作书,却不在同一地点同一时间完成,因之无生气而无意境,总是没感觉的。加上门柱由方形石块垒砌,出现了规范的方格格,“蘭阇”二字各占一格,规范极了,似有呆板之误。但放在这里确有意义。
       “蘭阇”之词出自南朝(5—6世纪)《世说新语·政事第三》:
       “王丞相拜扬州,宾客数百人并加沾接,人人有说色。唯有临海一客姓任及数胡人为未洽。公因便还到过任边,云:“君出,临海便无复人。”任大喜说。因过胡人前,弹指云:“蘭阇,蘭阇!”群胡同笑,四坐并欢。”
       用白话说应该是这样:
       丞相王导出任扬州刺史,几百名来道贺的宾客都得到了款待,人人都很高兴。只有临海郡一位任姓客人和几位外国和尚还没有接谈过。王导便找机会转身走过任氏身边,对他说:“您出来了,临海就不再有人才了。”任氏听了,非常高兴。王导于是又走过胡僧面前,弹着手指说:“蘭阇,蘭阇!”胡僧们都笑了,四周的人都很高兴。
       以上内容互联网上都有播出,去年张焯院长也是这样说的,只是将“蘭阇,蘭阇”发音为“good—good”,外国和尚直接就听懂了,由此也可将“蘭阇”感觉为“好”的意思了,让大家都高兴是最终目的,好得很!
       几天前坐车回家,透过车窗见一出租车顶有“兰舍”二字,想必来自于“蘭阇”。这真是个十分有文化的举动,不仅用了简化字“兰”,还将“阇”字写作“舍”,发音完全一致,所有现代中国人都能念出。仔细想来,其意义无谓乎是个好的场所,出租公司用这样的名称,“的士”就是个好的场所了,有益于经营和效益。如此解释,“蘭阇”亦多了好场所的意义,云冈石窟当然称职。
       余以为,“蘭阇”化为“兰舍”是一种大文化。将“好”升华为“蘭阇”,是文化的进步,因为是将简单升华为复杂、玄乎,所以是小文化,属阴;将“蘭阇”升华为“兰舍”,亦是文化的进步,因为是将复杂、玄乎升华为简单、易懂,所以是大文化,属阳。如此阴阳循环往复,相互借力攀登并永无止境,最后回归于〇。
        宇宙万物皆如此。

 

 

浏览次数:725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