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缘起丝路 缘聚云冈 ——《大同日报·走进云冈》专刊

2016-11-9 张焯

云冈石窟无疑是大同的第一名片,因此我们决定推出《大同日报·走进云冈》专刊,旨在从不同角度宣传云冈石窟,让更多人深入了解这一世界文化遗产的历史价值、文化价值、艺术价值、社会价值,让读者知晓云冈石窟的资讯,从而激发市民爱云冈、爱大同的热情。 
  作为一名研究云冈、守护云冈的学者和管理者,能与云冈结缘,此生是幸福的,也是辛苦的。这座文化殿堂、艺术宝库,古老而神秘,历经千年沧桑,却散发出愈加迷人的辉光。 
  云冈石窟位于大同城西16公里的武州山南麓,武州川(今十里河)北岸。北魏旧称武州山石窟寺或代京灵岩寺。石窟倚山开凿,东西绵延约1公里,现存大小窟龛254个,主要洞窟45座,造像51000余尊,其余动植物、花纹图案不计其数;造像内容丰富,雕刻艺术精湛,形象生动感人,堪称中华佛教艺术的巅峰之作,代表了公元5世纪世界美术雕刻的最高艺术水平。 
  关于云冈石窟的开凿,《释老志》记述如下:“和平初,师贤卒。昙曜代之,更名沙门统。初,昙曜以复佛法之明年,自中山被命赴京,值帝出,见于路,御马前衔曜衣,时以为马识善人。帝后奉以师礼。昙曜白帝,于京城西武州塞,凿山石壁,开窟五所,镌建佛像各一。高者七十尺,次六十尺,雕饰奇伟,冠于一世。”文中提及的武州塞,位于云冈石窟西崖之北,赵武灵王以来一直是由蒙古高原进入汉地的交通要塞。武州山砂岩结构,是西来佛徒熟悉的雕刻石料。昙曜建议开凿的五所佛窟,即今云冈第16—20窟,学者谓之“昙曜五窟”。周一良《云冈石佛小记》曰:“惟昙曜在兴安二年见帝后即开窟,抑为沙门统之后始建斯议,不可晓。要之,石窟之始开也,在兴安二年(453)至和平元年(460)之八年间。” 
  昙曜五窟的开凿,掀起了武州山石窟寺建设的热潮。从文成帝开始,经献文帝、冯太后,到孝文帝迁都,皇家经营约四十年,完成了所有大窟大像的开凿。同时,云冈附近的鹿野苑石窟、青磁窑石窟、鲁班窑石窟、吴官屯石窟、焦山寺石窟等,也相继完成。期间,广泛吸收民间资金,王公大臣、各地官吏、善男信女纷纷以个人、家族、邑社等形式参与石窟建造,或建一窟,或造一壁,或捐一龛,或施一躯,遂成就了武州山石窟寺的蔚然大观。迁都之后,武州山石窟建设仍延续了三十年,直到正光五年(524)六镇起义的战鼓响起。 
  回望历史,云冈石窟缘起它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时代契机。公元460年平城大同成为中西文化交流互动的主会场,拓跋王朝前都平城,后都洛阳,再后分居邺城、长安,其丝绸之路的繁荣虽仅百年,却是中西文化剧烈碰撞,佛教及其艺术源源东来、蓬勃发展的鼎盛时期。这是世界文化交流史上一股罕见的东向大潮,同时也是一场奇特的饕餮盛宴。行将千龄的佛教与佛教艺术,在世界文明交汇的中亚犍陀罗地区,形成了出神入化、包罗万象的大乘佛学,并将其光芒射向神学空气相对稀薄的东方国度。这是一次非凡的世纪壮举,也是一场空前绝后的文化大迁徙。起初是凉州被俘的三千胡汉僧人,屈辱东迁,史称“沙门佛事皆俱东”(《魏书·释老志》),平城跃升为中华佛教的中心;然后是锐意传法的西域高僧,带着佛经,带着佛像,带着画本,随着使团,随着商队,进入遥远的中土,与日益壮大的僧团信众一道,开窟造寺,讲经说法,将中华佛教推上了不可思议的巅峰。当此之时,云冈石窟横空出世,龙门石窟凿声铿锵,敦煌莫高窟、天水麦积山规模拓展,巩县石窟、义县石窟、关陇石窟、太原天龙山、邯郸响堂山等佛陀伟业,如同创世纪般爆裂诞生。当此之时,丝绸之路上转运的不仅仅是金银珠宝与锦绣奇珍,更重要的是超越时空的宗教思想和艺术宝藏,一种改变中国人传统文化与精神信仰的力量。这种力量,最终完全浸入东方民族的血液,几乎撑起了中华文化的半壁江山。 
  云冈石窟距今已有1500年的历史,是佛教艺术东传中国后,第一次由一个民族用一个朝代雕作而成皇家风范的佛教艺术宝库,是公元5世纪中西文化融合的历史丰碑。它不仅是东方石雕艺术的精魂,更是中西文化融合的典范,亦代表着公元5-6世纪佛教艺术的最高成就,在中国乃至世界艺术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北魏定都平城的九十七年,是中国佛教成长壮大、方兴未艾的关键时期。除了云冈石窟对于后世石窟建设、美术发展的影响之外,此间引进、形成、确立、巩固的佛学思想,以及僧官体制、僧尼制度及寺院经济模式,对后世佛教发展影响深远。北魏平城时代中华佛教中心的形成与确立,在中国佛教史上具有极为重要的里程碑意义,其继往开来的历史地位与作用不可低估。至于平城佛教与艺术对高句丽、日本国的影响,也逐渐为世人所认知。
  一代又一代的“云冈人”为了保护、研究和传承云冈文化艺术,默默地奉献了青春、智慧乃至人生。为更好地展示、弘扬、推广云冈艺术,普及云冈石窟文化知识,诠释云冈石窟文化,展示云冈石窟维护、图像与文献等最前沿的研究成果,从2016年起,大同日报传媒集团与云冈石窟研究院联合推出《大同日报·走进云冈》专刊,每周三刊发,以此打开我们交流、沟通、探讨、学习的通道,共享“世界文化遗产”。

  原刊登于2016年1月20日《大同日报》七版
  • 云冈石窟保护研究在路上

  • 三十七载云冈情

  • 云冈石窟保护研究在路上下

  • 延伸服务暖客心

  • 大写青春 筑梦云冈

  • 大佛守护神 游客贴心人

  • 此生难舍云冈缘

  • 大同第一名片

相关内容
齐迎红:在云冈石窟大写人生
拂去岁月尘埃 重现往昔神采——云冈美术馆新添大型壁画纪略
风雨相伴四十年——记云冈石窟研究院财务科科长李栓喜
云冈维摩诘 华夏儿女盼你早日“回家” ——专家解读2017纽约亚洲艺术周拍卖会上云冈造像的前世今生
历时三载 佛身再现——云冈第20窟西立佛残石拼对成型记
云冈艺术殿堂再添文化新亮点——15位画家的40幅油画亮相云冈美术馆
千年魏都 锦绣平城
王银:谢臣班走出的大佛守护神
砥砺十年 铸就辉煌——写在云冈石窟研究院建院十年之际
用画笔再现云冈开窟盛况——访大型油画《石窟艺术》作者张峻明
引领大同旅游 添彩美丽山西——云冈旅游区管理委员会荣获“全国旅游系统先进集体”称号纪略
云冈石窟“双微”荣登全国5A景区影响力排行榜第十九山西第一
百尺竿头 更进一步——云冈旅游区管理委员会荣膺“全国旅游系统先进集体”称号
用责任担当撑起文物守望的天空——记云冈石窟研究院文物保护工程勘察设计师温晓龙
程鹏:双语推介云冈的青年讲解员
筑梦云冈 轻舞飞扬——记云冈石窟研究院网络中心编辑付洁
解华:与书香为伴的知识女性
敦煌与云冈一场“丝路明珠”的艺术盛宴
云冈石窟百年研究回眸
云冈的“过日子精神”
艺术化的职业生涯——记云冈石窟研究院石窟艺术研究室副主任韩鹏
让更多的人认知云冈——8集《大话云冈》解读
发挥龙头示范引领作用带动大同旅游产业发展——云冈石窟研究院全力打造多元文化景区纪实
满目青山夕照明——记文博研究馆员王恒
从黑白到彩色的百年沧桑——云冈石窟院史馆探营
苦苦寻法 默默无悔——记云冈石窟研究院石窟艺术研究室主任、文博副研究员毛志喜
发挥引领作用 建设智慧云冈——云冈文化旅游品牌与数字化建设研讨会专家访谈摘登
山堂水殿秋色好 万佛含笑迎嘉宾——云冈石窟大景区全力备战省旅发大会走笔
短暂的展览 永远的鲁迅——“朝花夕拾——鲁迅的美术世界”展综述
天下大同 大美云冈——同心同力打造国内一流文化旅游产业示范园区
业精于勤成于细
云冈丹青引有故事的画家李藻华
服务好游客 服务好职工——记云冈石窟研究院总务科
云冈石窟成为全国首个佛教文化与石窟艺术旅游产业知名品牌示范园区
云冈看绿也醉人——云冈石窟研究院园林绿化工作纪略
岁月如歌 奉献云冈
不废江河万古流——走进“朝花夕拾”鲁迅的美术世界展
鲁迅与云冈
楼高自有红云护
【人物志】一入云冈不回头
此生难舍云冈缘
向世界推送“东方佛教第一圣地”
汇聚青春才智 扮美山堂水殿
耐得寂寞 宁静致远——记云冈石窟研究院文博研究员王雁卿
大写青春 筑梦云冈
大佛守护神 游客贴心人
产业经营:添彩云冈便游客
延伸服务暖客心
青春无悔献云冈——记云冈石窟研究院游客服务中心主任崔晓霞
60年,云冈石窟保护研究在路上~(下)
60年,云冈石窟保护研究在路上~(上)
三十七载云冈情
云冈大景区倾力打造集群式博物馆
他用影像精心打造大同名片
在云冈大景区这些东东派上大用场
佛国胜境更辉煌
大同第一名片云冈石窟
面壁三年在云冈
浏览次数:914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