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快讯

问遍青山方识君——云冈石窟研究院大同朔州忻州吕梁石窟寺专项调查记实

2021-2-5


石窟寺是我国重要的文物类型,分布广泛,形式多样,题材丰富,内涵深厚,具有重要的历史、艺术和科学价值。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全国石窟寺文物保护工作。20205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大同云冈石窟考察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并作出重要指示:云冈石窟体现了中华文化的特色和中外文化交流的历史。这是人类文明的瑰宝,要坚持保护第一,在保护的基础上研究利用好。在现场聆听总书记的重要讲话后,我院上下深受鼓舞,倍感振奋,更强烈地感受到守护好云冈的使命感与重要性,同时,也要努力为山西石窟寺,乃至全国石窟寺的保护贡献更多的云冈力量。


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石窟寺保护的重要指示批示精神和国务院关于加强石窟寺遗址保护利用工作专题会议部署,全面掌握我国石窟寺现状,202010月,国家文物局下发通知,决定组织开展全国石窟寺专项调查工作。11月13日,山西省文物局召开山西省石窟寺专项调查工作动员会暨培训班会议,标志着我省石窟寺专项调查工作正式启动。根据省局的具体安排,我院承担大同、朔州、忻州和吕梁4市石窟寺调查工作。

为有效完成调查任务,我院组建3支石窟寺田野调查组,分别负责同朔(大同、朔州)、忻州和吕梁4市的石窟寺调查。20201130日,我院召开石窟寺专项调查动员会,具体安排此次调查工作的具体任务及注意事项。121日,3支调查组分别奔赴朔州、忻州和吕梁3地展开调查。截至目前,调查工作已持续两月有余,3支调查组均已完成相关野外调查工作,当下正集中进行室内资料整理与调查报告的编写。经过细致缜密的田野调查工作,并对山西北部地区石窟寺形成了整体性的初步认识。

新发现与新收获——大同(朔州)调查组纪实

大同(朔州)组调查工作为时2个月,截止2021120日,我们组完成了全部39处石窟野外调查任务。这其中有5处新发现,忻州静乐县1处,朔州市1处,大同市3处。

一、冗繁削尽留清瘦,画到生时是熟时——大同(朔州)调查组纪实

调查中大同(朔州)调查组认真核对三普资料,做好石窟复查工作。在三普资料中,石窟大多没有编号,调查中大同(朔州)调查组制定了编号原则和顺序,对每一处石窟都如实、详细的进行编号,便于调查,为以后的工作打下基础。对石窟中未录入的信息,尽量做到真实、详细,有据可查。如灵鹫岩摩崖石刻三普资料中只提到一处题记,但是在此次调查中,小组队员在崖壁上又发现了2处题记,(立刻拍照、量尺做记录)补充和完善了石刻题记信息,为以后的研究工作提供了详实的实物资料。

小组队员深入到每个县区,认真查找资料、询问文保员和当地村民,完善相关资料,探寻新的石窟。本次调查的工作成果是喜人的,我们共发现5处新石窟。如在忻州静乐县悬鈡庙遗址中,我们在附属文物中发现了3个石窟;大同云州区琉璃洞,三普时被归入古建筑类,此次我们重新将它“拉”回石窟队伍里,没有埋没它的4个洞窟和曾经的辉煌。朔州市白殿沟村西侧山崖上,又发现了规模较大的3个洞窟,虽无造像,但崖壁上雕凿着淳朴笨拙的佛龛,都向我们昭示着这里曾有过开凿和信徒膜拜的痕迹。走访大同左云县当地村民,小组队员找到了刁落寺石窟和石厂村石窟。周围的村镇都已经搬迁,石窟也已经荒废。但刁落寺石窟有13个洞窟,东西长约260多米,这是大同(朔州)调查组此次新发现规模最大的一处石窟了!


探索新发现忻州静乐县悬钟村石窟调查


寻访大同市云州区琉璃洞
 


新发现大同左云县刁落寺石窟,圆满完成野外调查
 
二、石窟千古事,皆为人所为

大同朔州地区石窟多处于偏僻的山区,用最朴素的话来说,正因为石窟偏远,一般人去不了,它才能保存到今天!也正因为如此,可以想到我们石窟野外调查工作的艰辛!调查组的同事们为了御寒,穿着厚厚的衣物。攀爬中行动很是不便。年近60岁的范晓东老师却苦中作乐,他说爬山是锻炼身体,每次翻山寻找石窟,范老师都是精神抖擞地带头走在前面,当我们气喘吁吁停下来休息的时候,有说有笑为我们鼓劲加油!
 


精神抖擞的范晓东老师,向石窟进军!

这个冬天,每日迎着朝阳,吐着“蒸汽”,小组队员踏上寻访石窟的征程!每次去的地点,都有不一样的惊喜和挑战在等待着我们。

七岔石窟是忻州静乐县西北部最为偏僻的一处洞窟,当小组队员驱车半小时,停在山路旁,望着前面荆棘的山路,无从下脚。尹航老师双手一背,拿着他的记录本,向前方走去!搞地质的都是这么沉稳吗?前行!开拔!不能落后啊!七岔石窟要翻过几个山头,听向导说这里只能冬天来,夏天植被茂盛,根本看不到山路,非常容易迷路。踩着半腿高的树叶,深一脚浅一脚,虽是寒冬,没一会每个人都已是满头大汗。大约走了一个半小时后,终于看到石窟的面目,那一刻,我们都满怀欣喜。顾不上休息,立刻投入到工作中。忙完工作都已经过了饭点,掏出冻得结结实实的面包,大家还开心地相互“碰杯”。饭后,队员俞有文躺在松软的落叶“席梦思床”上,笑说“晚安”!欢快的笑声总能冲走疲劳!对大家来说,风餐露宿比起保护文化遗产带来的喜悦根本不算什么。
 


半山腰的山午餐:开心的“碰一碰”!
 
最欣喜莫过看到独特的石窟。宋家沟就是其中一处。虽然规模较小仅1个洞窟,但是它将殿堂窟表现的淋漓尽致!洞窟距地面3米多高,为了看清每一处细节我们都费劲心机!没有梯子,队员们搭人梯!为了拍照也是拼了!俞有文为了看清窟顶,站在岩壁边缘,让人胆战心惊!一不留神,过于专注,在-18°的天气里,观察的时间长,鼻涕流出来都不自知,破“涕”成冰!还直呼我没看清!


搭人梯,看窟形

 


新闻发布会的架势啊!



“涕”成冰!
 


山头凛冽的寒风中,李敏拍完照,直呼“好凉快”!
 


为了拍照照片,李敏说:“姿势不美,但有效果,完美!”

穿过荒废的村子,拨开荆棘,找到尘封的石窟,匆忙有序的工作,实地测绘、野外绘图、考古记录、拍摄照片、探究石窟病害。空旷、寂静的空间里,不时传来几句探讨声、测绘数字的喊声!队员们融入到石窟中,聆听文明的呼吸,感受曾经的辉煌!伴随着落日的余晖我们匆匆离去!片刻间石窟又恢复了它的那份宁静!孤寂!
 
调查无难事,只要肯登攀——吕梁调查小组

吕梁石窟田野调查历时近两月,寒冬腊月,艰辛而繁琐的田野调查不仅是调查队员自身能力的锻炼与提升,是对所调查石窟寺更详尽全面的认识与了解,更是对吕梁10县(市)别具特色的风俗民情、淳朴民风等的领略、体会与感动。一路的调查,一路的故事,更有一路的感悟。

一、车到山前必有路

吕梁地区大多石窟都有相应道路可驾车到达附近区域,仅步行数里便可来到石窟近前,特别是本世纪初完成的“村村通”工程,更极大地便利了此次田野调查。但吕梁地处山区,较多石窟分布在深山峻岭之中、悬崖峭壁之上,因而,“攀援”便成为此次调查的醒目标签。
 


孝义市薛颉岭摩崖石刻调查途中

此次调查的第一站即为吕梁枣庄则石窟,位于黄河东岸崖壁之上。幸得石楼文化和旅游局文物干部李大勇老师曾多次前往该石窟巡查,熟悉线路,即使如此,在其带领下,吕梁调查组依然十分吃力、胆颤地才“攀援”至石窟近前,完成了相应的调查工作。原以为这已经是调查工作的极限操作,但之后不久前往的交口石室寺石窟、中阳仙境洞石窟与刘公洞,更刷新了队员对“艰辛”路途的认知。
 


交口县石室寺石窟调查途中

20211月4日,吕梁调查组前往文水隐唐洞石窟进行调查。此次调查,峭壁攀援之艰、之险,达到了此次吕梁石窟调查的“巅峰”。隐唐洞石窟开凿于子夏山东南侧山腰崖壁之上,垂直距地面近400米。小组队员在隐唐洞文物保护员的带领下,先爬缓坡,后攀近90°的峭壁,才到达隐唐洞石窟。感谢古人在峭壁之上留存下可供攀援的石阶、抓手,才为现今的我们留下此唯一的路径。俗语道,“上山容易下山难”,隐唐洞这近90°的峭壁攀上去容易,但攀下来却难上加难。幸有文物保护员熟悉这下山的技巧,才战战兢兢、双腿抖擞地下得山来。


文水县隐堂洞石窟调查“攀援”中


二、速冻饺子吃出了过年的味道

1月28日,吕梁调查组一行终于来到了此次调查的最后一站岚县黑龙庙石窟。在下午3点到达石窟所在的栗家村后,村支书告知我们“比较远,得爬山”,队员听后,一脸木讷、苦笑,而后又调侃到:“此次调查,始于爬山,必将也终于爬山,这也算圆满了”。之后在当地村民的带领下,爬山近2小时到达黑龙庙石窟。调查结束后,下山途中,明月已升至半空……

20201211日,吕梁调查组在结束交口县石窟寺的调查工作后,直接前往中阳县暖泉镇沙塘村调查位于村南的沙塘石窟。沙塘村位置较为偏僻,到达村中已近上午11点。沙塘石窟虽紧邻村庄,仅存1窟,规模较小,但位于较为陡直的庙梁山山腰处,并无山路前往近前,因而颇费周折之后才到达窟前,待完成测绘、拍照、病害确认等工作,返回村中时已是下午1点。
 


中阳县沙塘石窟调查中

车中已无存粮,便来到村中唯一的小卖店中买点食品以作午饭——今天中午又是“泡面+太谷饼”了!进到店中一问,泡面、太谷饼均有,倒也不错。这时,闫队长“突发奇想”,便问店主:“你店里除了方便面,还有其他能煮的东西没?我们想吃口热乎饭!”店主说冰箱里还有几袋速冻饺子。队长便问:“方便给我们煮一下吗?这个比方便面强太多了。”店主爽快地答到“行啊!”店主热情地把我们让进店后里屋,店主一家都忙活起来,搬桌子、搬凳子,烧火、沸水,不一会,热腾腾的水饺便端上了桌子。店主拿出了小碗,给我们盛上蒜醋,又拿出自家腌制的咸菜给我们吃。我们5人刚刚从山上下来,又冷又饿,见到热腾腾的水饺,便狼吞虎咽一顿,饭后每人又喝了碗热乎乎的面汤,浑身又饱又暖,战斗值瞬间满血!

三、铜炉寺中的“秘密”

111日,吕梁调查组正在交城县调查。当天上午,当地文物部门向我们提供信息,说岭底乡窑底村有一近年新发现的石窟。当天下午队员们便赶往了窑底村。在一位老乡陪同下, 队员抵达一处坍塌破败的石砌院子。队员们多少有点疑惑——这是石窟?“这庙叫什么啊?”“不知道,好像没啥名”,老乡接着说:“我是前面那个村子的,我们村里也有这样一个庙”。于是队员们决定开车把老乡送回村里,并顺便看一下他所说的那个庙。车上问老乡,你们村叫什么?老乡达到“郭家村”。到了村口,路边村界牌上写着“光足村”,原来队员们没听懂老乡的方言,他说的是“光脚(jue)村”,即光足村。

之后小组返回到窑底村,来到路边那处破落的“院子”近前。大家没抱多大期望,认为要么是一处坍塌的“古建”寺庙,要么也仅仅会有那么一两个残破的洞窟。进到院子,拨开院内长满的杨树……院子后部的崖壁上布满了佛龛,有十几个之多,而且造像均较为精美。大家喜出望外,在这破落的院子里居然藏着“宝贝”!之后,大家再仔细观察这座院子,虽已残破,但却是一座结构完整、布局清晰的寺院,有山门、庭院、正殿及摩崖造像,这是“最标准”的石窟寺!
 


交城县铜炉寺摩崖造像调查中:识读碑文

翻看地图,该摩崖造像周边确有3个自然村,分别为光足村、后花塔及安则村,这不就是碑中所记重修寺院的3个村子嘛!从清嘉庆二十五年(1820)碑记的光渠(当地方言为jué)村,到现在整200年,村名发音犹存,但写法、内涵早已不同往昔!大家不禁慨叹历史沧桑一番。以后将这寺院的历史、造像碑刻的价值写清楚,等将来这儿保护好了,建成了遗址博物馆,他亲自来看,知道了其中的历史与故事,更有成就感! 
 


交城县铜炉寺摩崖造像调查中:这真不是在休息,而是在专注地摄影中!

返回县城的路上,大家都很疲惫,但今天收获满满,每个人心里都满是欣慰……

如对待生命一样去调查石窟——忻州调查组纪实
忻州市位于山西省北中部,黄土高原东端,东部群山环抱,西部丘陵起伏,沟壑纵横,全市面积为25157.641平方千米,是山西省面积最大的市,也是石窟寺数量较多的市之一。忻州调查组共有6名队员组,小组队员历经近两个月时间完成33处石窟调查任务。
一、大雪封山,旗开得胜
陀罗山石窟是忻州调查组抵达的第一处石窟寺,原本可以乘车抵达山脚,但是由于刚刚下过雪,原本只需爬30分钟的山路,调查队员硬是爬了2个多小时。队伍中57岁的金永新膝盖有旧伤,他不愿意因自己的特殊情况耽误小组的调查进度,一直忍着疼痛登到山顶。到了山顶已近1点,饥肠辘辘的队员们草草吃了点随身携带的干粮,便立即投入到调查工作中。小组队员按照既定的流程,相互配合,各有分工,最终圆满完成了陀罗山石窟的调查任务,队员们脸上也露出了微笑,踏着余晖,队员们回到了车上,才渐渐感受到了疲惫。
 

车辆打滑,只能步行上山

 


陀罗山顶的简易午餐



吃过饭立即投入到工作状态


忻州调查组队长范潇自2020年4月开始的大同市石窟寺预调查时就担任组长,当时他妻子刚刚怀孕,到2021年1月底基本一半时间在野外,这段时间他妻子既要安心养胎,又要照顾不满2岁的儿子。他说,这段时间亏欠了家里太多,还好感谢父母帮忙照料,自己才能安心工作。等到他结束调查回到家里,妻子离预产期已剩4天。
二、佛国圣境,无惧严寒
五台山是佛教寺院艺术的精华所在,忻州调查组的摩崖造像正是隐藏在这座佛国圣境中。五台山海拔较高,有着其特有的冬季气候,队员们顶着零下25度的气温,留着鼻涕,在丛林里寻找一处又一处造像,记录用的中性笔也被冻住,需要不断向笔头哈气才能继续书写。五台山的旅店多是自建房,回到驻地也是不暖和,队员们夜里只能披着羽绒服,完成当天的内业整理任务。
 


“全副武装”边擦鼻涕边调查
三、披荆斩棘,彼此搀扶
青龙山脚下是新堡河与黄道川公路,天花洞石窟就位于青龙山半山腰,这里由于多年前佛像被盗凿破坏,当地人已鲜有人来,道路早已荒废,队员们只能自己寻找上山的路。程鹏患有恐高症,上山时腿一度抖得无法活动,好在范潇和孟令松都有多年野外工作经验,通过判断地形,仔细观察,一个在前面开路,一个殿后,队员们在只有羊能通过的道路上,彼此搀扶,终于到达了天花洞。比起队员赶路时的关山阻隔,被“锁”在深山里的“天花洞”更像是被遗忘的文物宝藏,洞窟虽曾遭人盗窃,而仅存的雕刻依旧值得研精致思。
 


“羊道”上通行


这样的险境调查组已习以为常


前拉后推,相互搀扶



羊儿为我们开路

 


赶在日落前下山,天黑后将寸步难行


忻州调查组队员地质专家金永新今年已57岁,参与了忻州组前期的调查工作,翻越了一座又一座高山,还经常带头走在最前面。据其讲,他的膝盖有旧伤,现在还有少量积液,山路陡峭时膝盖疼痛难忍,回来要休息很久才能缓解。由于元旦疫情原因,无法参加后半段的调查工作,他很失落。 
三、历经艰险,苦尽甘来
每一处石窟寺所在位置大多在深山老林之中,人迹罕至且周边没有餐馆,队员们下山之后,只能在车上用泡面饱腹,有时回到车上,暖壶里的水已经不在滚烫,即便如此,登山越岭后的队员依旧对仅有的泡面感觉温暖。


队员们从山上完成调查工作归来在车上吃饭



调查茶坊石窟时侧身通过陡峭的崖壁



调查窨子崖石窟时梯子高度不够,最后一步步履维艰



在烈堡乡政府收集信息



踏冰调查

 


“大哥”孟令松抗梯子上山


忻州调查组队员孟令松来自于东北,是云冈忻州调查组的一名外援,但是他并没有把自己当作山西石窟调查的局外人,他比同组人年龄稍长,是队伍里的大哥,善于野外工作,也很有经验。每次遇到比较难上的石窟,他第一个冲上去,确保大家都能上下才能放心,需要抗重东西比如梯子的时候,总是揽在自己肩上,让别的队员可以专注于自己脚下的路。


忻州组队员合影


截至2021年1月31日,除去1处石窟寺因大雪封山无法调查外,忻州调查组用了近2个月时间,共计完成了33处石窟寺全部外业调查,圆满完成任务。

北风吹白云,万里渡河汾

于寒冬腊月小年之时,云冈石窟研究院石窟调查组历经余两个月时间,共完成106处石窟的田野调查,此次调查,收获颇丰,不仅为全国石窟寺的调查工作贡献有生力量,更为文物下一步的保护、研究、规划、利用工作提供了一份可靠、详实的材料,为我国石窟寺文物的保护与研究打下了夯实的基础。

致谢!以最为诚挚的敬意!向全体鼎力相助的兄弟单位致敬。感谢参与山西石窟寺调查的兄弟单位,与我院各调查小组共同蹒跚过大半个山西。

感谢辽宁有色地质集团辽宁有色勘察研究院101地质队、山西大同大学云冈学学院,在调查期间给予云冈石窟研究院的全力支持!

感谢全体同仁日以继夜的跋山涉水和废寝忘食,正是你们的不辞辛苦,才收获此次石窟寺调查的成绩斐然。愿我们的友谊如今夜那杯辛辣甘酒,如春苗般的生机,历久弥香!

——云冈石窟研究院山西省石窟寺专项调查组全体
庚子年冬月冬日小年子时
浏览次数: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