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快讯

新型技术在文化遗产保护中的应用与研究研修班在浙大开班 我院闫宏彬等参会并做交流

2018-6-28

2018年6月26日上午,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主办,国家文物局委托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承办的“专业技术人才知识更新工程高级研修项目——2018年度新型技术在文化遗产保护中的应用与研究研修班”在浙江大学西溪校区正式开班。




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院长柴晓明、浙江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院长曹锦炎、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教育培训学院副教务长张晓彤参加了开班仪式。柴晓明院长希望学员以此次研修为契机,加强各单位及相关行业在文化遗产保护科学技术领域的交流合作。开班结束后,国家文物局原副局长刘曙光为研修班讲授了“文化遗产保护事业发展新趋势”并获得热烈反响。



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院长柴晓明出席了开班仪式并致辞


国家文物局原副局长刘曙光为学员授课


我院文物保护修复中心主任闫宏彬数字中心主任宁波参加学习,闫宏彬在会后做了题为《关于文物保护修复的几点思考》的交流发言。



云冈石窟研究院文物保护修复中心主任闫宏彬做交流发言


此次研修班为期6天,聘请7名专家进行授课,共有来自全国24个省(市)、自治区、计划单列市的70名学员参加学习。研修班通过学习、研讨、交流,使研修人员了解新技术在文化遗产中的最新研究成果;对新技术在文化遗产保护中的适用条件和应用范围有明确的认识,建立文化遗产保护与利用的交流平台,打破信息壁垒,共享科研成果;建立新技术在文化遗产保护中应用评价动态机制,促进保护技术的不断改善。



关于文物保护修复的几点思考

闫宏彬

一、行业现状


文物数量与文物保护人员数量对比悬殊,馆藏文物1.08亿,不可移动文物72万处,博物馆4200处,1000余所私人博物馆,128座历史文物名称,4700处古村落,4700处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52处世界遗产,还有非遗;而文物相关从业人员大约只有14.7万人,虽然已经有了较大增涨,但仍远远不能满足需求,如果把管理、维护、运营人员去掉,直接从事文物保护的工作人员则更少。


人员结构趋于合理,更多的专业人员投入到保护中,研究生、博士生比例逐年上升,研究型保护力量得到增强,一些针对文物保护的专业修复人员的专科学校获得一定发展,但是基层一线人员数量和水平未得到显著改善。


学科体系建设取得较大进步,但仍不完善,文物保护的理念、技术、材料、工艺,保护措施适用性、效果评估等体系也不完善。


2005年起,国家陆续制定了一系列文物保护标准、规范、政策等,极大地推动了文物保护事业发展的进程,但实际推行中难度较大(如石质文物病害标准)。标准化是现代工业文明的基础,可以提高工业产品的生产效率、通用性、质量等,但是文物存在较大的个性化差异,能够在什么范围和尺度内用什么样的标准来规范文物保护这一比较特殊的行业,也是个问题。


二、可能的解决办法


局部资源整合。以大的比较成熟的管理单位,整合周边或类似的文物单位,如敦煌研究院整合甘肃的几个石窟寺,云冈石窟研究院整合周边的旅游景点,让力量相对较强的单位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这样能够尽可能把这些珍贵的文物资源保护好、管理好、利用好。


公众参与。随着网络,特别是移动网络的发展,互联网+成为一种新的保护全新方式,如腾讯公益平台上,搜索“文物”即可跳出4058个项目,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敦煌石窟保护研究基金会等都有项目。通过公众参与,不光可为文保项目募集资金,也可增加公众对文物的了解,增强公众的文保意识,为文物保护事业获得更好的社会成长环境和空间。


社会力量参与。2005年去意大利考察时发现,意大利有许多企业资助文物保护修复,也有很多私人机构参与文物保护工程的各个环节,原因是政府在企业资助和参与文物保护项目时给予一定支持。这个经验值得借鉴。


三、石质文物保护/修复的理念、标准


我们都知道,文物的价值主要有历史、科学、艺术、社会等方面。同时,文物也常伴随一定的功能属性,如作为艺术品、用品、功能设施、标志物等等,并且其功能现在仍被需要。因此,多视角观察评估应贯穿文物保护修复的各个环节,而文物保护修复的标准也不能以一概全。比如从考古需求的角度、艺术的角度、宗教的角度、功能的角度去考虑,肯定会有不同的修复认识,而认识会被不断修正总结,逐渐形成我们称之为标准的东西。同时,文物的保存状况和保存条件通常也会对你要采取的保护修复措施有较大限制,导致即使同类文物或同样材质的文物其保护修复材料和方法等均有很大不同。因此机械套用原真性或修旧如旧或真实性等作为文物保护修复的原则和评判的标准可能在实际工作中难于操作,应允许可以灵活发挥的空间。


理想的保护修复应该是在综合评估文物的价值和功能等属性基础上,综合其保存状况、保存环境、病害机理、现有技术条件的基础上做出的必然选择,并且允许因保护修复人员的差异而有所不同,所能达到的最佳效果。

比如大足的千手观音的修复,文物保存的状况和环境,使得我们不能完全按照现有原则和标准,达到保护修复的目标(出于抢救性保护的迫切性,残损状况);从文物的价值的角度也不能;功能的角度也不能;技术角度也难于实现。因此,现在的结果就成为必然。


四、关于文物的劣化和修复


由胡道道老师的表面、表界面问题谈起,文物的劣化从根本上来说,在于能量和物质交换,这些交换多发生于表面和表层,发生能量或物质交换的主要原因在于不同或变化,如温度、湿度、水、电场等,比如最简单的蒸发现象、毛细现象、电泳、水解、电解等,这些变化往往首先在表面或者表界面发生,因此维持稳定,特别是表面和表界面的稳定是文物保护和修复要考虑的主要技术路线。


模型和边界条件是文物劣化和修复问题时应该的引入的另外两个概念。


模型是指数学模型,我们已经在危岩体评估、治理中引入了数学模型,并成为辅助方案决策的重要手段;已经有公司尝试应用数学模型模拟文物保存微环境场;昨天徐海松老师的光学课中也用大量的数学公式描述了种种妙不可言的光学现象。任何一门学科引入伟大的数学都会变得更为科学合理并且可以预测。


如何建立数学模型呢?近代产生的数值模拟是一个非常合适的选择。应用,人们几乎解决了我们最捉摸不透的诸如气象预报之类的看似非常混沌的问题。其基本思路是,第一任何受规律约束的复杂的系统,都可以用一个数学模型或者说一个或一组非线性方程来表示;第二这个方程或方程组最初可以用一个通用的拉格朗日方程来代替;第三可以通过测量各个变量随时间变化的值来演算这个模型的具体参数,从而确定这个模型;第四可以通过改变某些变量的初始值(初始条件/边界条件)来改变整个系统的演进过程。


能够用它来描述什么变化呢?石窟寺窟内微环境场,通过1年以上的窟内场域密集监测以及边界条件监测数据,可得出洞窟微场域变化的数学模型,之后可以通过洞窟关键设置很少的几个测点,模拟洞窟微环境。可以通过测定一定区域内岩石的风化表征值和影响因子,建立洞窟一定区域的风化模型,一方面预测风化演进方向,一方面可以模拟改变一定的参数或初始条件模拟其对风化演进速度和方向,从而找到可以控制风化演进速度和方向的影响因素或控制关键点。


现阶段可以指导我们什么工作呢?最小干预的点在哪,关注边界条件,如温湿度变化条件,强风化表面或边缘,可以通过干预这些边界条件,实现最小且最佳的干预效果。


浏览次数: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