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快讯

天下石窟看“云冈”——来自世界文化遗产国家5A级景区云冈石窟的报告

2018-1-26 山西日报

    补天地之缺,绘山河之秀。在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之际,我们来到位于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大同西北部的云冈石窟大景区,置身于北魏地理学家郦道元曾经描述的“山堂水殿,烟寺相望,林渊锦境,缀目新眺”的璀璨美景之中,行走在景区整洁宽敞、美观大方、四通八达的各条林荫道路上,“真容巨壮,世法所稀”的鲜卑皇家石窟固已伟矣,令人叹为观止;近年新增设的云冈博物馆、美术馆、院史馆、皮影木偶表演馆等多种文化项目,更是让人流连忘返。漫步大景区,湖光山色,锦绣无限,利用当地开山废石、道路废水泥块、石材厂废料、铁道旧枕木、建筑剩余的边角木料、工矿淘汰机具、碑头碾盘碌碡等旧石雕制作的各式景观:云冈文化墙、塔林、雕塑、园路、广场、厕所、木栈道、小木屋、木桌凳、售货亭、铁罐屋、碎石子停车场等等,吸引了众多游客驻足、摄影、赞叹。云冈人用他们的聪明才智,极大地丰富了景区的文化旅游内容,寓教于乐,体现出宽阔的人文情怀。特别是大胆引入低碳节能、旧物利用、变废为宝的环保理念,既解决了固体废料对当今社会生活环境的污染,又创造性地赋予新增景观建筑古色古香,与千年石窟群空间环境相互协调、相得益彰。


驰名中外的云冈石窟,位于大同市郊16公里的武州山南麓,石窟依山开凿,东西绵延约1公里。现存主要洞窟45座,大小窟龛254个,石雕造像59000余尊,为我国规模最大的古代石窟群之一,与敦煌莫高窟、洛阳龙门石窟并称为中国三大石窟艺术宝库。1961年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首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1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2007年被国家旅游局评为首批国家5A级旅游景区。


     2008年年初,大同市委、市政府启动云冈石窟大景区建设工程。历时三年,总投资约20亿元,完成了周边环境治理,扩建后的景区面积较原先增大了近8倍,各项旅游服务设施全部建成,重现了郦道元《水经注》中描述的人间胜景。之后,云冈石窟研究院又以长达七年的时间,拾遗补缺,逐渐完善,使云冈景区呈现出优美环境、多彩文化、人性化服务等全新面貌。他们秉承艰苦奋斗的本色,坚守过日子的情怀,展现大国工匠的风采,用锲而不舍、久久为功的理念,创造出富有时代特色的“云冈精神”。2016年,云冈石窟景区接待游客150万人次,旅游总收入超过1.2亿元,较十年前均增长了3倍。被中宣部授予全国文明单位称号,被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命名为全国首家佛教文化与石窟艺术旅游产业知名品牌示范园区,被国家人社部和国家旅游局评定为全国旅游先进集体,成为山西省文物旅游行业的一面旗帜。





守护家园创新业。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小日子要过好,需要全家人的共同努力,云冈石窟这个大家庭要过出不同凡响的光景,就需要有一个好的班子、一个好的带头人,带领大家守望好祖先的珍贵遗产,实心实力建设景区,干出一番人无我有、人有我优、彰显云冈精神的业绩来。



 如何能留住游客,这恐怕是所有文化景区负责人最在意的事情。十年前的云冈石窟,游客平均游览时间只有一个小时;环境改造工程完成之初,游览时间也只有两小时左右;而2017年“十一”小长假期间,游客在云冈景区平均逗留时间超过了四小时。是什么原因,留住了游人的脚步?云冈旅游区管委会主任、云冈石窟研究院院长张焯回答得很干脆:“靠的是不断增加的云冈景区文化内涵和艺术魅力。”他介绍道:2009年3月,云冈石窟核心景区建设开始,打造“绿色云冈、人文云冈、和谐云冈”,让云冈大景区与“世界文化遗产”地位相匹配。该工程治理区域东起晋华宫铁路桥,西至十里河云冈村转弯处,北到339省道,南接十里河南岸山坡,总面积224万平方米,其中核心景区面积120万平方米。在景区建设过程中,云冈石窟研究院干部职工除积极配合建筑施工外,还需完成石窟区对外开放、正常接待游客的任务,在工作量巨增的情况下,我们主动向市政府请缨,承担了景区围墙建设任务。当时设计单位提出用青砖做墙的方案,我们认为青砖除造价高之外,也与云冈的自然环境不够协调;大胆利用339道路改线工程的开山废石,这种砂岩废石与云冈山体一致,最为和谐。按照传统的砌筑方法,成功修筑了云冈后山的砂岩围墙。近年来,我们不断完善景区功能,新增园路、憩园、景观50多处,大量使用传统石雕和具有历史年轮的旧物件,使景区处处彰显出历史文化气氛。同时增设了美术馆、院史馆等6座文化场馆,游客看罢石窟看场馆,看罢场馆看景观,许多年轻人从来没有见过的如此多的旧时代物件,大家更没有见过如此采用的艺术化造型组合,纷纷拍照留念。据统计,2012年以来,云冈大景区共使用当地砂岩废石、水泥路破碎块、石材厂边角废料、城市废路牙石、旧建筑石条、石雕、废木材等数十种废旧材料,建设了大约十万平方米的石墙、道路、水渠、水池、石屑停车场等景观,投入资金3000余万元,消化固体垃圾废料3万多立方米,为国家节省资金约1亿元。目前在全国乃至全球的上千处世界遗产地中,大规模使用建筑废料和旧石材、旧材料美化环境、变废为宝的,只有中国的山西大同云冈石窟大景区。


 位于云冈停车场正北的山坡上,“云冈文化墙”像轩亭廊榭一样环绕着云冈石窟研究院,与周边环境浑然一体。从远处看,文化墙粗粝古拙、沉稳厚重,石材仿佛经过了精心的挑选。近前细看,原来都是用过的水泥块等废料。水泥块上凿錾留下的斑斑痕迹依然清晰,凹凸不平的质感自然而生动。墙体上每隔一段还规整地嵌着半柱体,是工厂废弃的烟囱石砌筑。排列有序的石块之间,有许多处随机镶嵌的青石板,这些石板像名山胜境的摩崖碑板,上面已刻下了魏碑、隶书体的《般若波罗密多心经》《八大人觉经》《月下云冈记》等碑记。云冈人还为它取了一个诗化的名字——“兰阇”(胡语“美好”之意),并撷取王羲之书法镌刻在文化墙上。据了解,云冈大景区建设初期,全市还有众多工程项目同时开建,初具规模的云冈大景区更像是一座毛坯房。武周山下的云冈人精益求精、耐心细致地对大景区进行现代与传统相融合的“精装修”。施工废料与世界文化遗产、国家5A级旅游景区好像风马牛不相及,在2017年3月4日举行的云冈石窟旅游区创建“全国佛教文化与石窟艺术旅游产业知名品牌示范园区”研讨会期间,文物、质检专家通过实地参观考察,高度评价了云冈景区利用水泥块和旧石材等废料“拾遗补阙”的艺术创意和化腐朽为神奇的精彩之举。最先提出废物利用并绘制文化墙蓝图的张焯院长陪同笔者现场观摩,边实地查看,边介绍工程实施的情况。他说景区停车场依山而建的保安执勤室、监控室,都属于小而精的水泥块建筑,既回归自然,又时尚大方,与云冈文化最为贴切,颇为景区增色。然而它和文化墙一样,都由收集来的城市道路垃圾创制。执勤室下边那条顺路而下的人行便道,原本没有,前年经过了拓宽形成,有效解决了旅游旺季人车争道问题。原来露天的排水渠改用铁篦覆盖,两侧一边用的是石材厂扔掉的青石片铺装,一边利用水渠边楞水泥面,请石匠师傅剔凿勾框后,产生了石质效果,既简约实用又美观大方,丝毫不显寒碜,反而独具匠心。同样情形也体现在停车场西侧的人行道上,用五华洞窟檐工程剩余的表皮板制作的木栈道覆盖了露天明渠,原有城市化的水泥砖道被加入了云冈勾栏纹样的碎石片,立刻呈现出园林道路特色;旁依的山坡上,石碌碡围拢树池,石碑头华丽成列,大小石碾盘和旧石件组合成双塔,美轮美奂。在研究院院内的小停车区,地面用不规则的石料铺成,还进一步组成八卦图案。这是临近山西的内蒙古丰镇石材厂废弃的边角料,即全国闻名的“丰镇黑”。“我们大量使用废弃材料,不完全是为了省钱,更是想提醒世人:万物皆有妙用,请勿暴殄天物。”张焯说。



 笔者注意到,景区新近改建的多条园路和广场,有的使用了当地砂岩片石,有的用旧石条、旧水泥砖,有的用碾盘石、河卵石,更多地使用了丰镇石材厂遗弃的表皮石,那斑驳的千年包浆,古韵苍然。在云冈美术馆和北魏射艺场等处,还用上了铁路淘汰下来的黑色枕木。浓浓的怀旧色彩,让许多游客想起儿时的火车站。景区电瓶车环线九个停靠站,点缀了大量的老石雕构件,石碑头、石碑座、石碌碡、拴马桩、上马石等等,主题风格相同,但各处风景有别。在第20窟露天大佛广场、南建筑群广场和几个厕所广场,以及景区路边各处,摆放着各种自然形状的原木长凳和木桌,最长的有13米,也都是工程剩木。游人既觉新鲜好奇,又感方便惬意。他们还在东山停车场用废弃大木桩摆设出艺术矩阵,营造出禅意园林的枯山水景观效果。物尽其用,匠心独具,不仅让散佚民间的石刻有了很好的归宿,又为云冈大景区增添了传统意韵浓厚的沧桑感。


 特别让笔者看好的是利用废旧材料新建的景区公厕。公厕外观朴拙,水泥块砌墙,石碌碡叠柱;内部温馨装潢,竟然五星级标准。大景区建成时,山门、食货街西口和山上停车场都没有厕所,附近的犄角旮旯就成了游客缓解内急的地方。针对游客需求,研究院迅速增建了几处环保型公厕。山门旁的公厕建在月门内的高大建筑下,既方便游人,又不显山露水;食货街出口的公厕临近皇家气派的大殿,为了与周边环境保持和谐,公厕位置选在了靠边的南侧,颜色是低调的水泥灰色,并且降低了高度。同时,放大窗户引入自然光,无需用电;冲厕之水也使用了中性水,完全符合党中央提出的厕所革命要求。对于这样大规模的“拾遗补阙”、变废为宝的举措,张焯讲:北魏开凿云冈石窟,采用减法凿挖,斩掉了半座山体,我们在云冈古河坝、山顶寺院遗址、北魏墓葬等处发现了那些凿窟废料的有计划使用,由此可以看到古人循环利用自然资源的环保意识,并启发了我们对景区建设的思索。从这一角度来讲,我们传承的依然是云冈文化,一千五百年前北魏师匠留给我们的节约理念与精神财富。据了解,云冈研究院去年启动的鲁班窑石窟保护工程,所用材料仍以施工废料为主。张焯说:政府斥巨资建设了云冈大景区,云冈人有责任和义务保护好这一国际化旅游胜地,让游客在这里感受到历史的年轮和人文的情怀。我们希望通过云冈石窟的影响力,传播环保节能理念,带动全社会走可持续发展之路,贡献更多的绿色GDP,为子孙后代留下一片净土。



 文化传承谱新篇。孔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北魏王朝开凿云冈石窟持续了六、七十年,传至于今已逾十五个世纪。经过无数次劫难的云冈石窟,目前迎来了它的历史机遇期,让祖先创造的艺术宝库永恒保存,发扬光大,造福子孙,成为云冈人沉甸甸的责任和历史使命。


 学术界有个说法:“云冈在中国,研究在日本”。至今,保留在云冈石窟研究院特藏室的水野清一、长广敏雄等日本学者的云冈研究巨著,依然是中国学者绕不过去的学术高峰。民间开凿的敦煌石窟诞生了富有国际影响力的敦煌学,而“春风举国裁宫锦”般打造出的北魏皇家工程云冈石窟,却尚未形成与其历史地位想匹配的云冈学。云冈石窟的研究一定要有云冈人的声音,这是让云冈万佛走出洞窟、走向世界的历史问卷。这些年,云冈人默默耕耘、励精图治、发愤图强。《云冈石窟编年史》《云冈石窟词典》《中国雕塑全集·云冈》《云冈石窟佛传故事》《平城丝绸之路论文集》等20余部学术著作先后出版,200余篇学术论文陆续发表,《云冈石窟研究院院刊》创办发行,云冈学的根基正在夯实。特别是张焯编著的《云冈石窟编年史》,旁征博引,巨细无遗,考订详密,形成了一部完整的云冈石窟通史,为云冈学研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2014年,云冈石窟研究院组织考古研究人员对窟前、山顶考古出土文物进行整理,启动了《1992-1993年云冈石窟窟前遗址考古发掘报告》和《云冈石窟山顶寺院遗址考古发掘报告》的编写工程。这两部考古报告将由文物出版社出版,许多云冈历史上的谜团有望彻底澄清。


 云冈石窟的保护与利用,云冈人要有自己的话语权;云冈石窟的研究与创新,云冈人更要走出自己的新路。这既是对有着1500年历史的文物古迹的承诺,又是对守护这一人类共同财产的自信。2017年6月24日,凤凰卫视资讯台在黄金时段播出了《云冈石窟壁画保护专辑》,完整报道了云冈石窟研究院组织修复、临摹大型古代壁画的事迹。电视片详细介绍了大同沙岭北魏墓葬壁画的考古发掘与艺术价值,以及这座目前发现的北魏最精彩的墓葬壁画濒临消失的危机;突出记录了云冈研究院彩塑壁画保护修复中心与内蒙古姚智泉壁画摹制团队的合作抢救性工作。最初的摹制并不理想,尽管美术师的画技不凡,但纯艺术的模仿给人似是而非的感觉,明显没有抓住北魏匠师的时代脉搏,初稿方案被云冈专家否定了。原因是摹制人员对北魏平城历史和北魏画风缺乏了解,对一些壁画脱落处进行了“艺术想像”式的补描,没有考古依据,达不到最大限度地接近壁画原迹的要求。为此,张焯等专家赶赴包头,对画稿进行把关指导。会商决定,由云冈研究院成立了专家辅导组,帮助摹制团队辨识壁画形象、内容,提供考古图案参照和文物历史方面的学术支撑。为了提高效率、方便对接,摹制团队移师云冈美术馆,按照专家组建议,采用了临摹之前先画线图,渐次补绘成形的新方法,并多次带领画工前往大同博物馆、北朝艺术博物馆参观学习,现场讲解北魏人物、服装、车马、配饰方面的历史知识。摹制工作渐入佳境,“下真迹一等”的视觉效果基本呈现,一年多来受到前来云冈的中外专家的一致好评,实现了云冈人让古壁画永恒保存的美好愿望。



 在全面开展的洞窟考古调查工作中,云冈石窟十余年前首次采用了三维数字扫描技术。在此基础上,近年来组建了云冈石窟数字中心,对主要洞窟进行三维激光扫描、数字建模、智能化数据库建设。并与浙江大学、武汉大学、北京建筑大学等高等院校联合,开展洞窟复制试验,编制全国石窟寺高浮雕数字化行业标准。目前,该项工作逐步走在了国内同行业前列。云冈数字中心采用3D打印技术,原大复制的第12窟和第18窟能够像积木一样组装拆解,便于异地巡展,为云冈石窟走向世界提供了可能。数字中心研发的“一种定量测量砂岩质文物表面风化速度的方法”,获得了国家发明专利授权;与北京建筑大学协作研发的“可反复拆装的脚手架”,获得了国家实用新型专利证书;《大型复杂文物留取与虚拟修复关键技术研究与应用》,获得中国测绘地理信息学会颁发的2016测绘科技进步一等奖。


 让笔者特别感兴趣的是云冈石窟东部的“古道车辙”。它是一段紧靠石窟的岩石地面,上世纪60年代清理窟前积土时发现的两道古老的铁轮车辆碾压出的沟槽。这段“古道车辙”,沟槽深约0.16米,间距1.3米,据考证属于辽金代以前铁轱辘车碾压的轨迹,证明了云冈石窟前历史古道的存在,是我国丝绸之路印记的真实遗存,见证了北魏平城时代中西文化交流的繁荣。北魏太武帝拓跋焘平定西域后,中西交通再次复兴,而武州山大石窟寺成为平城丝路的前站。辽金元数百年间,这里仍是胡汉之间的重要孔道。云冈石窟所在的云冈峪,西通内蒙古、陕西,东连大同、河北。云冈峪沿线北魏石窟众多,青磁窑、鲁班窑、吴官屯、焦山寺等小石窟群依然保存。2008年,该院在制定云冈保护规划时,曾对云冈峪的文化遗存调查摸底,共发现春秋到民国的实体文物35处。这些石窟、城堡、烽燧、墓葬、窑址成片成线,加上自古以来的村落遗址、近现代的煤矿工业遗址,构成了全国少有的历史文化旅游资源带。云冈人的目标是,打造云冈峪山水人文胜景,实现与朔州右玉西口文化、内蒙古昭君文化的有机衔接,形成长约250公里的边塞文化旅游长廊。



 云冈石窟是千年佛教结出的硕果,其本身就是多元文化的集大成者,佛学、美术、建筑、历史、民族、民俗、音乐、舞蹈、服饰等等,可谓中西合璧,包罗万象。最初是新建了云冈博物馆、周总理纪念室,而后是石兵美术馆、云冈写经院、云冈美术馆、云冈院史馆、云冈写生基地、孝义皮影木偶表演馆、北魏射艺场等,在满足海内外游客多种文化需求的同时,也彰显出云冈人虚怀若谷、海纳百川,对民族传统文化的热爱与眷顾。周总理纪念室原为云冈石窟接待室,1973年秋周恩来总理陪同法国总统蓬皮杜参观云冈时,曾在这里休憩并对中外记者宣布云冈石窟三年维修工程的决定。研究院将接待室恢复原状,辟为周总理纪念室。他们从大同市淘来一批上世纪70年代的物品充实展馆,并向游客滚动播放当年的新闻纪录片,缅怀那个令人难忘的日子。2017年春天,著名作家王蒙前来参观时,睹物思人,感慨万千,欣然为周总理纪念室题写匾额。石兵美术馆是一座依山而建的仿古四合院,院内三个展厅全方位介绍了大同籍的“人民艺术家”石兵先生的一生及其艺术成就。不仅为大景区增添了一抹文化亮色,而且让这位家乡名人的时代作品有了理想的归宿。云冈美术馆由云冈食货街的停业饭店改建,采用了极简化的装修,白墙白顶,朴素大方。2016年6月开馆以来,成功举办了“朝花夕拾”——鲁迅的美术世界、青海热贡唐卡展、丝绸之路画展、白羽平油画展、张俊明油画展和台湾文创产品展等一系列高水平展览,获得了广大观众的认可和称赞。该馆还特辟油画厅和壁画厅,收藏了40余幅国内实力派画家的云冈题材画作,以及馆藏修复的明清壁画和北魏沙岭墓葬壁画临摹作品。研究院与中央美院、天津美院、西安美院等高校共建云冈写生创作基地,不断邀请专业画家入住,创作发生在大同、对中华民族有过重大影响的历史题材油画。2013年以来,该院与青岛出版集团合作,全力编辑出版大型学术研究著作《云冈石窟雕塑全集》。全书共20卷,每卷分题撰写洞窟研究论文,彩色图版和线描、测绘相结合,全面展示云冈艺术。目前该书的精华照片,已结集为《云冈石窟佛造像(典藏卷)》出版。《全集》于2016、2017两年出齐,这是首次全面反映、系统研究云冈石窟雕刻艺术的学术巨著,代表了百年云冈研究的最高水平和最新成果。


 点滴滴看多元,星星点点看特色。近年来,云冈石质文物保护中心、馆藏文物修复中心,在完成云冈石窟保护工程之外,还承接了恒山悬空寺崖壁保护工程、大同古城墙修复工程等,目前已成为山西文物战线的核心力量。




 云冈精神写春秋。《孟子》曰:“有为者,辟若掘井,掘井九仞而不及泉,犹为弃井也。”固本培元,是云冈人不计名利、敢于担当的职业情怀;迎难而上,是云冈人顽强拼搏、锐意进取的豪放气概;志存高远,是云冈人自强不息、勇攀高峰的本色体现。“过日子精神”已然成为云冈人秉持的人生哲学。


 汉代王符《潜夫论》中说:“夫人之所以为人者,非以此八尺之身也,乃以其有精神也。”那么我们怎么理解“云冈精神”呢?2016年国庆节,山西省委常委、大同市委书记张吉福视察云冈工作时,实地观看了各处生态停车场、山间石头拦洪渠、废水泥块文化墙、旧石废木料人行道、旧石雕佛塔景观,现场听取了云冈石窟研究院彩绘泥塑文物保护修复、美术基地创作等工作汇报后,张吉福称赞云冈石窟总是过段时间就有新变化、新气象,一语中的地指出这是一种勤俭持家的“过日子精神”。


 人总是要有一点精神的,一个单位、一个景区的精神面貌,无需长文解读,只需关注一下细节,细节体现品位,细节彰显精神。


 久久为功、利在长远的创业观。2010年秋,云冈大景区初具规模,但文化内涵不足、人性化服务欠缺,如:配套小景观、小广场、小园路、休憩桌椅、服务设施、参与性娱乐项目一概全无,尚有许多不完善的细节需要调整。张焯满怀深情地说:市委、市政府投巨资把云冈景区的大框架搭好了,云冈人如果只是坐享其成而无所作为,上愧对祖先,下愧对百姓,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于是,他们做起了“拾遗补缺”的事情。这便有了我们前面讲述的利用开山废石建造大景区围墙,捡回城乡道路废水泥块设计文化墙、石头屋,收集民间旧石雕,华表、石柱、栏楯、古碑、碾盘、碌碡、拴马桩、塔件,以及工程剩木、废弃石料、工矿机具等装扮景区。让细节表达水平,使云冈石窟大景区处处显示出浓厚的艺术氛围和人文关怀。




 在景区电站沟北的山坡上,矗立着北魏开国皇帝拓跋珪的骑马铜像。这是大同人格外熟悉的一尊青铜雕塑,最早安放在城市中心的红旗广场,用以纪念战国时代创建大同城池的赵武灵王。由于赵武灵王雕像脚踩的马镫较考古实物证据早了六个世纪,而饱受文化学者的质疑,后来铜像被拆迁闲置于大同公园内。2016年,征得有关部门同意,云冈石窟研究院将其改立在云冈山巅,并重新取名。2017年国庆黄金周之前,研究院又在新开辟的北山停车场树立起三只巨大的彩色凤凰,名曰“凤皇归昌”,依然是旧物重新,来自于大同城南高速路口、被拆除的城市雕塑。张焯说:任何大型雕塑都是投巨资而建,集中了当时决策者、设计师、雕塑师的文化考量,具有唤起民众记忆、承载历史文化价值的功效与作用。我们不花本钱,择地而用,赋予其崭新的意义,既丰富了云冈景区的文化内涵,又接续了大同历史文脉,何乐而不为?


 笔者注意到,新近修改的《云冈石窟保护管理条例》已将覆盖120公里的云冈峪旅游区,打造连接西口文化、昭君文化的云冈理念贯穿其中,可见云冈人的胸怀是何等的宽广。


 勤俭持家、艰苦奋斗的责任心。大同年降水量380毫米,是个严重缺水的城市。云冈石窟大景区改造工程中,种植油松、樟子松、杨树、槐树、五角枫、丁香、山杏等约20万棵,景区绿化率达了82%。如何养护这片人工森林,浇水是最大的难题。自来水没有,井水不够用,云冈人首先想到的是“求助于天”。这些年,每逢天降瑞雪,研究院就全员上阵,将道路、广场积雪全部清运到附近的树池中,保墒灌溉。同时,改造土埂式树池为锅底形,扩大树木的受雨积水面积;新建的道路、广场注重调节地面高差,确保雨水自然流入草坪、树池。大景区刚刚形成那几年,每逢大雨,山洪、泥沙俱下,景区一片狼藉。近年来,云冈人不断构筑防洪防涝系统,一是在山上兴建的备用停车场全部采用石屑子面层,不做硬化,既不损害土壤,又能涵养水源。二是在停车场边缘环设石头水渠,收集雨水,美化环境。三是在山坡道路聚水处垒砌、扩建水池,犹如园林小景;而水池与石渠底部用废水泥块随形摆放,不用水泥封堵,以利于积水缓慢下渗,自动浇灌坡地树林。特别令人钦佩的是,云冈人还在东西山顶修建了两个小水库,虽然库容都不足一千立方米,但实现了旱季泵抽十里河水上山,再通过管道回流浇灌大片的树林。笔者跟随张焯拾阶而上,只见东山顶上的一池碧水,状如敦煌月牙泉,周围的山坡林木郁郁葱葱。水池底部一色废水泥块,护坡是云冈砂岩片,池边的曲径铺设了锯痕斑斑的丰镇黑,旁边还点缀着磨盘、碌碡、栓马桩。全都是云冈特有的废旧石材。当山顶水池蓄满之后,还可以打开闸门,顺流形成瀑布,分流到停车场外环的石头水渠。张焯介绍说,东山此前是麻村搬迁后的一片建筑废墟。我则不禁惊叹,这里哪里还有什么废墟,简直就是留云借月般的山水园林景观。野趣质朴,浑若天成。他自豪地说:“当地石材最显地方特色。开始,大家担心使用废旧材料不符合世界遗产地的高度,以为大景区就得大投入。通过几年的实践,我们认识到,景区的建设与保护在于用心。只要使用得当、精益求精,最丑的废料也能变成最美的景观,花小钱一样能办成大事情。”



 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元旦过后,笔者再次来到了尽管已是冰天雪地、数九寒天的云冈石窟,但见来自国内外的游客络绎不绝,漫步在第34窟窟前2017年铺设的“云冈古堡墙遗址”路上,夕阳斜照,透过松林洒下一道道金色余辉,温馨而宁静。远处的露天大佛,依然是挺拔健硕、面带微笑,仿佛在向我们召唤。张焯深情地说,云冈石窟是一个民族自强、文化自信的象征,当年鲜卑人包容东西、海纳百川的恢弘气度,无时无刻不在感染着我们今天的云冈人。守护瑰宝,续写历史,“云冈精神”其实与“过日子”精神一脉相承。打造云冈文化的新篇章,绘制石窟艺术的新画卷,为大同市乃至山西的文物旅游事业作出贡献;加强石窟保护力度,提升学术研究水平,为中华民族争光、争气,是新一代云冈人责无旁贷的历史使命。我们前方的路还很长。

浏览次数: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