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史编年

2006-2014建院回眸

云冈石窟研究院建院七年回眸

刘晓权

从2006年10月云冈石窟研究院挂牌至今已整整七年,七年中,云冈石窟研究院在张焯院长的带领下,广大干部职工团结奋进,努力拼搏,探索出一条符合云冈石窟未来发展的光明大道,为遗产地的科学保护和管理做出了卓越贡献。笔者作为一名普通的工作者,有幸亲身经历了云冈石窟研究院建院七年的发展历程,为此特撰此文,旨在留住历史记忆,鞭策后人奋进。


       潜心研究  云冈学术硕果丰
       云冈学术研究工作作为云冈石窟研究院的主要工作内容,建院七年来,在张焯院长的带领下,取得了丰硕成果。具体表现在五个方面:一是加大学术研究队伍建设力度,通过请进来、派出去的方法,加强与国内外专家学者的交流,基本解决了云冈学术研究力量不足的问题。七年来,我院研究人员先后出版学术著作20余部,发表学术论文数百篇。特别是张焯院长编著的《云冈石窟编年史》一书,将现存云冈史料,按年代考订编排,形成了一部完整的云冈石窟通史,为云冈学的深入研究打下坚实基础。与此同时,《云冈志》的编辑工作也已基本完成,目前正在进行最后的整理。二是自2008年起,为强化学术研究和文物保护工作,组织专家学者开始对云冈石窟所有洞窟造像进行全面的考古调查,该项工作作为一项长期而艰巨的系统工程,对后世研究和保护云冈石窟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目前,洞窟考古调查各项工作进展顺利,现已完成了东部第1-2窟的考古调查工作,《云冈石窟•洞窟考古调查•第一卷》以《1987年云冈石窟洞窟编号》为准,对第1、2窟及其所有附属洞窟,即第1窟、第1-1窟、第1-2窟,第2窟、第2-1窟、第2-2窟、第2-3窟、第2-4窟、第2-5窟等2个主要洞窟和7个附属洞窟,共计9个编号洞窟,进行考古调查报告。作为云冈石窟考古调查报告的第一卷,在报告第1、2窟(包括附属洞窟)前,安排了《卷首•云冈石窟总述》,介绍了云冈石窟的位置、环境和规模,云冈石窟名称的历史变迁,石窟开凿时代与分期,云冈石窟的洞窟编号排序以及云冈石窟的研究和保护管理等内容。此卷首文章对石窟群进行的简略而较为全面的介绍,有利于读者全面了解云冈的地理历史传承及其千百年来的演变过程,并对一个世纪以来的石窟研究、保护等人文活动有一个基本的了解和掌握。本卷内容的主体是第1、2窟。两个主要洞窟规模中等、设计严谨、布局整齐规范、雕刻娴熟,属云冈中期石窟。通过洞窟测量、文字记录、摄影绘图等多种考古技术手段,将第1、2窟及其7个附属洞窟的地理位置、规模形制、艺术表现、宗教意义等明确信息予以展示,并结合历史文献及一个多世纪以来的研究成果,对洞窟分期、艺术特征、千年历程等作出恰当判断,明确了第1、2窟是辽代云冈十寺之护国寺和洞窟外壁题铭的时代意义,并首次发现记录了第2窟外壁明窗西侧“云深处”铭刻的周边文字和边饰雕刻。三是在洞窟考古调查工作中,首次采用了三维数字扫描技术并取得了成功,同时完成了第12窟三维建模、智能化数据库建设,成果达到国内领先水平。四是加强学术交流工作,每年九月组织国内专家学者与日本学者共同举办云冈学术研讨会。同时,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央美院、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敦煌研究院、龙门石窟研究院、河北师范大学、兰州大学、山西大学等科研院所及国内知名高校建立了良好的学术交流和合作关系,并组织了温玉成、丁明夷、王天銮等教授专场学术报告会,有效提升了云冈学术研究的整体水平。五是2013年与青岛出版集团合作编制大型学术研究著作《云冈雕塑全集》。该书共20卷,每卷图版容量为300余幅,有跨页、折页、单幅、也有多幅。摄影工作分三个团队同期进行,由云冈石窟研究院数字化研究室总统筹,聘请国内著名文物摄影师指导。各分卷主编均为云冈石窟研究院学术研究带头人,该书的辑录将首次全面反映云冈石窟雕刻艺术的精髓及其时代特点。通过多方面加强学术研究工作,云冈学研究成果日益显现。


       开拓创新  遗产保护谱新篇
       云冈石窟的保护工作重点是防治石窟雕像风化,而风化的主要原因是水患问题。2007年,云冈石窟西部洞窟共有13个渗水(包括各洞窟副窟),渗漏情况以33窟最为严重。西部洞窟渗水的外部表现主要是相互贯通的裂隙渗水和山体泥岩层渗水这两种形式。为此,我们详细调查了云冈西部窟区的地理环境和石窟现状,经过缜密的设计,做出最终的试验方案,开展了“云冈石窟西部窟区山顶防水实验工程”。该工程分两部分:一是进行顶部护坡的防渗处理;二是进行前立壁的加固。工程中,发现顶部护坡之下的基岩是严重的破碎带,裂隙纵横交错,岩层酥松易碎,雨水由此下渗进入洞窟。经过对该区域的裂隙灌浆和铺设混凝土防渗层,切断了窟顶渗水的所有通道,排除了最主要的水源。对前立壁裂隙渗水,采取了裂隙灌浆加固和无碱水泥封护处理,效果良好。同时,针对11窟北壁岩石成片状大面积脱落和泥塑壁画残块、剥离、空鼓、起甲、昆虫动物污染等病害,进行全面加固与修复。首先,对北壁层状脱落的岩体采用文物界通用的环氧树脂灌浆技术,加固了危险岩石和裂隙,然后对岩体蚀空带和强风化带进行包泥处理。壁画和泥塑的修复,采用了与壁画材质相同的泥土作为主要的修复材料,所有的修复部位均以原始照片为依据,并对修复过程进行了详细的文字与照片记录,做到了科学合理。修复之后的洞窟,整体上更加整洁稳定,有效排除了坍塌险情,最大限度地保持了石窟的原貌。11窟的加固修复,是我院历年来常规保护工作中进行的最彻底、最完善的一次,也是效果最佳的一次。之后,又采取相似的方法对12窟进行了局部维修。
       2008年,为配合云冈石窟防水工程,云冈石窟窟顶遗址考古发掘工作正式启动。由山西省考古研究所、云冈石窟研究院、大同市考古研究所三家单位抽调精兵强将组成联合考古队,对石窟山顶进行考古发掘。至2010年,云冈石窟窟顶防水工程1区(试验区)发掘工作结束,发掘面积为5600平米。此次发掘分为两个阶段,先期完成了2000平米的发掘任务,发现了东周至明清的夯土和灰坑,出土大量器物和建筑构件,并发现了北魏寺庙遗迹。2010年延伸发掘3600平米,考古发掘后发现这是一个寺庙遗址,地层分四层,现代层、明清层、辽金层和北魏文化层。明清层有一些灰坑,辽金层有灰坑、小路遗迹和建筑遗迹,北魏层残存一组较完整的寺庙遗迹,具体有北廊房、东廊房、西廊房、南廊房、塔基和砖瓦窑遗迹。经专家论证会认定,这是中国最早的佛教寺院遗址。这次出土的遗物主要是北魏建筑材料,残瓦最多。据统计,板瓦块约为180000块,筒瓦块约为30000块。此外,辽金建筑遗址中有辽金瓦和瓷片,还有许多煤渣。在北魏建筑遗迹中,还有“传祚无穷”文字瓦当和不少带釉板瓦,也有少量北魏陶片,有一片北魏陶器上还有“四窟”戳印。另外发现一些石质佛像和供养人残片。经过论证,目前对遗址性质的认识已基本清楚,这是一处北魏时期以塔为中心的塔院式寺庙建筑遗址,可能是云冈译经场所或僧侣生活区,属北魏云冈寺院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的发现,有助于了解北魏云冈寺院的结构、布局和范围,为世界文化遗产地增添新的内容。
       2011年在防水工程2—5区范围内进行考古发掘,在2区发现寺院遗址一处,包含塔基、石柱础、铸造井台、熔铁炉、水井等遗迹,其中铸造工场遗迹中的铸造井台和30座熔铁炉遗迹是首次发现。云冈石窟窟顶北魏辽金佛教寺院遗址,以其丰富的学科内容和独有的考古价值,入选“2011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两处寺院遗址都是北魏云冈寺院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的发现印证了《水经注》中描写云冈石窟“山堂水殿,烟寺相望”的雄浑气象。北魏佛教寺院遗址是现存最早的佛教寺庙遗址,出土的八边形北魏辽金塔基,成为北魏至辽金寺院佛塔演变的物证。铸造工场的发现,之前仅在《天工开物》中有所记载,现实物与文献互相对照,对冶金史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五华洞”(9-13窟)是云冈石窟雕饰最为华美的洞窟群。然而石窟岩体由于多年的雨水冲刷、风蚀等原因引起的岩体悬空、裂隙等诸多问题仍然存在,严重威胁到文物本体及游客的安全。为了更好的保护石窟本体,为今后的保护性窟檐建设打下良好的基础,云冈石窟研究院委托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对“五华洞”开展了全面勘察。勘察结果表明该区域存在的主要病害有:(1)9、10窟列柱风化严重,且存在一些贯穿的裂隙;(2)11窟顶板及明窗上方存在一大型的楔入式危岩体;(3)11-13窟崖壁上方风化严重,存在大量小型危岩体,并常有碎石脱落;(4)11-13窟上方人工砌体风化严重,多处悬空,内侧已被雨水淘空,必须进行加固。通过详细勘察制定的《“五华洞”岩体抢险性加固保护工程设计方案》于2012年4月获国家文物局批复通过。
       “水害”一直是威胁云冈石窟石雕的主要问题,而修建窟檐可以阻断大气降水对洞窟处石壁的直接冲刷,确保窟内温湿环境的相对稳定,有效地减轻水对石雕造像的侵害。上世纪60年代开始云冈石窟已筹划修建窟檐,并先后委托中国文物研究所、北京建工学院等多家设计单位设计了多个方案,但由于在窟檐体量、风格方面存在较大争议,仅在7、8窟修建了仿清代风格的窟檐。为了使“五华洞”能够得到科学的保护,云冈石窟研究院于2007年委托山西省达志古建筑保护有限公司设计了《云冈石窟“五华洞”保护性窟檐修建工程设计方案》。经过专家对该设计方案的数次评审论证、比选研究,于2011年4月由国家文物局批准选定北魏风格设计方案并付诸实施。
       云冈石窟“五华洞”(第9-13窟)所存泥塑彩绘由于风沙、强阳光辐射、粉尘污染、温湿度剧烈变化等环境因素的长期影响,出现支撑体严重风化,泥塑酥碱、空鼓、大面积脱落,彩绘颜料起甲、粉化脱落等诸多病害,严重威胁着现存泥塑彩绘的长期保存与展示。因此云冈石窟研究院委托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编制了《五华洞彩塑壁画保护修复方案》,并已获得国家文物局批复。
       以上三项针对“五华洞”的保护性工程,其中《“五华洞”岩体抢险性加固保护工程》和《云冈石窟“五华洞”保护性窟檐修建工程》已于2012年6月27日正式启动,目前“五华洞”岩体抢险性加固保护工程已经完成,施工单位为辽宁有色工程公司。“五华洞”保护性窟檐修建工程正在紧张进行,目前窟檐建设所需木构件已加工完毕,现已开始进行窟檐搭建和彩塑壁画保护修复前期准备,预计2013年可完成窟檐主体结构搭建,2014年完成窟檐建设工程和泥塑壁画保护修复任务。“五华洞”保护工程完成后,洞窟危岩体得以归安复位,裂隙得以灌浆加固;既防止了阳光对洞窟崖壁造像的暴晒和雨水的直接冲刷,同时又改善了洞窟内微环境,使窟内温湿度保持相对稳定,减少凝结水的形成,从而有效缓解石窟造像风化的速度,使窟内泥塑彩绘得到有效保护。


       大刀阔斧  综合治理效果显
       随着旅游业的发展,云冈石窟游客接待量逐年增加,窟前游览空间已无法满足发展的需要。为此云冈石窟研究院于2007年进行了窟前改造工程。一是将第14-20窟前青石地面向南拓展15米、草地向南延伸30余米,第9-13窟前地面拓展6米,使窟前游览空间比原来扩大了约两倍以上。同时,对昙曜五窟广场进行绿化、美化,为游客提供了远距离观赏佛像和林间休憩的良好环境,给人以轻松、舒适、美好的感觉。二是降低并拓宽了通向西部洞窟的150米上坡路面,在道路两侧增建了与景区环境协调的石质护栏,设置了残疾人防滑通道。这条道路直达窟区最西端,向南与出口道路相接,既改变了以往单行线路、游客走重复路的问题,又缓解了游览路线的拥挤状况,延长了游客的参观时间。三是对窟区中部的第5、6窟前两处台阶放为缓坡,将总理接待室后3米的旧道改为9米,有效缓解了游客的拥堵现象。四是将20窟前原有不协调建筑物拆除,按照园林建设标准进行整治,从而使大佛前的环境彰显出北魏皇家石窟的宏伟气势。五是对“北魏河坝”、“古道车辙”等遗址进行了整修、展示,并在“昙曜五窟”广场正中,设置了宿白先生题写的“昙曜五窟”巨石,背面刻有“昙曜五窟记”,对云冈石窟早期的历史和文化进行了说明,便于游客更好地了解云冈石窟的艺术精华。在第1、2窟前下方,添置了“石鼓寒泉”巨石;在西部窟区,设立了余秋雨先生题写的“西天梵音”碑石;在山门前竖立了“云冈石窟申报世界遗产成功碑”,并举行了隆重的揭碑仪式。这些题刻使用天然巨石,既增添了景区的人文气息,又体现出景区文化特色。
       2008年,为彻底改变云冈石窟周边环境,全方位精心打造世界文化遗产云冈石窟旅游大景区,云冈石窟研究院(云冈旅游区管委会)依据文物保护及旅游事业发展需要,重新编制了《云冈石窟保护规划》。并按照规划要求,启动了“云冈石窟周边环境综合治理工程”。该工程总投资预算17.1亿元,涉及云冈镇搬迁、省道339线改道、云冈峪绿化、十里河治理、石窟防水工程、山顶危岩体加固以及景区基础设施建设等20余个项目。云冈石窟周边环境治理工程中,拆迁绿化工程进度可以说是史无前例的,2008年工程启动当年,就完成了市区至云冈景区沿道路两侧50米范围内的建筑物及附属物的拆迁工作。拆迁住宅、村办企业、驻地部队服务用房共计56000平米,对拆迁对象进行了异地安置或货币补偿。2009年,云冈景区内所有与石窟不协调的建筑均被拆除,并在已完成棚户区改造的晋华宫工人村冲沟内,新建了云冈石窟研究院办公区。同时,云冈镇及其所属云冈村、麻村、竹林寺、校尉屯、张寺窑5村居民4740户以及20家驻镇单位整体搬迁至小站,新建了云佛新村。
       云冈的旅游事业起步较早,但多年来,因受体制、观念等多方面的约束在景区文化品位的提升上和旅游产业化进程中步履蹒跚,进展缓慢。为此,景区在重新规划建设之初,就邀请著名作家冯骥才、美术大师韩美林、雕塑家吴为山等专家学者为云冈景区的建设出谋划策,努力把提升景区文化品位,挖掘云冈石窟文化历史内涵放在首位,以期把云冈景区打造成为大同市文化旅游产业发展的一张王牌。历时五年,云冈大景区建设已初具规模,游客服务中心、文化商业街、旅游停车场、景观园林建筑等基础服务设施的运行已彻底改善了景区旅游环境;山堂水殿、云冈陈列馆、演艺中心作为石窟艺术的延伸,集中展示了北魏平城时代政治、军事、经济和文化的发展历程,以及此间佛教东传后云冈石窟的兴衰变迁;昙曜雕塑、礼佛大道雕塑群以及摩岩石刻等石雕造像,进一步衬托出云冈石窟雄伟壮阔的旷野之美和撼人心肺的文化张力。游客从进入景区的第一刻起,就置身于精湛的石雕艺术和深厚的历史文化氛围中,使其叹为观止。


       集思广益  产业发展走在前
       云冈文化品牌是云冈景区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根源,为了更好地挖掘石窟文化历史,云冈石窟研究院在景区建设过程中,在建筑风格、建筑功能以及展示内容等方面,积极征询专家、学者的意见,力求把云冈陈列馆、演艺中心、灵岩寺、辽金食货街建成体现云冈文化、大同历史的一个展示平台,深度挖掘云冈文化历史内涵。如:已建成的食货街,经过多次考察、筛选后,确定引进的文化企业有20余家,其中餐饮企业包括凯歌、常来顺等知名企业;另设置云冈画院、云冈石雕、代京木雕、云冈绢人、广灵剪纸、灵丘银器等当地文化特色的专营店10余家,有效整合了当地特色产品和民间手工艺品资源,营造出特色产品创作和生产的良好环境和艺术氛围。目前,云冈文化产品种类已多达500余种,极大地丰富了当地文化旅游市场,探索出一条文化产业健康发展之路。同时,为建设云冈文化旅游长廊,云冈石窟研究院已向国家文物局申报了《云冈石窟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项目,同时向国家文化部递交了《国家级文化产业示范园区》命名申请,并以《遗址公园》和文化产业园区建设项目为依据编制 了《云冈大景区“十二•五”工程建设项目规划》。
       回顾云冈文化产业发展的历程,我们不难看到其发展轨迹。实践证明,文化产业的发展源于文化企业的聚集,没有文化企业的存在,文化产业无从谈起。因此在文化产业的形成中,必须多管齐下,在挖掘当地文化背景的基础上,扶持和引导具有当地特色 的文化企业,加大生产规模,完善产品种类,逐步形成产业化、规模化经营。首先是出台相关政策,扶持具有当地文化特色的产品研发项目。针对当地文化产品多数还处于手工作坊式的生产经营方式,云冈景区出台相关优惠政策,扶持具有市场发展潜力的文化产品,加大生产规模,改善生产工艺,拓宽流通环节,引导企业研发系列产品,以适应文化市场的发展需要。同时,景区选择与自身文化产业发展对路的企业进行合作,对合作企业给予政策优惠和智力上支持。二是加强非物资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利用。将大同的广灵剪纸、云冈绢人和孝义皮影三家非物资文化遗产单位请入景区,予以重点扶持,并指导三家企业生产、销售具有云冈特色、山西特色的文化产品,使其不仅适应了文化市场发展的需要,又使文化遗产得到了有效的保护和传承。三是与成熟的文化企业集团合作,实现强强联合。云冈文化产业发展的实践告诉我们,产业的形成需要龙头企业的带动和文化资源的共享;要想生产出具有市场潜力的文化产品,就必须引进先进的生产理念,组建强大的研发队伍。云冈景区为了建设文化产业基地,专门成立了云冈文化创意有限公司,负责云冈文化产品的研发及对外合作项目的建设。如景区与大同报业集团合作共建云冈画院,与上海蒙娜丽莎公司合作开发云冈十字绣系列产品,与大同凤凰广告公司合作开发云冈木雕系列产品,与江苏出版集团合作开发出《魏碑十二品》、《云冈画册》等,与青岛出版集团联合开展《云冈石窟雕塑全集》编辑工作,该书大八开本,共20卷,是建国以来云冈石窟学术研究的最大著作,该书将首次全面反映云冈石窟雕刻艺术。
       经过七年的发展,云冈石窟艺术内涵得以进一步挖掘,文化旅游资源得以有效整合,景区已初步形成了以体现北魏历史、石雕艺术、佛教文化、民俗文化为特色的文化旅游产业园区。形成了“四线+四业、集群化推进”(四线指突出体现北魏历史、石雕艺术、佛教文化、民俗文化,四业指:文化旅游业、会展节庆业、特色产品业、文艺演出业)的大文化旅游发展模式,加快了区域经济和社会的协调发展。提升了云冈景区的文化品位和市场竞争力,在文化旅游事业发展上走在了同行的前列。


       健全机制  旅游行业树标杆
       云冈石窟研究院建院七年来,从机构到管理、服务内容都在不断扩大和丰富。机构从最初的不足百人,发展至如今的五百余人,科室由建院时的11个职能科室,扩展到目前的18个科室、2个中心。景区管理面积较建院时扩大了六倍,参观游览面积扩大了近十倍。七年来,云冈石窟研究院为适应发展需要,多措并举,积极强化内部管理,逐步建立起一套较为规范、有效的运行机制,探索出一条符合云冈文化旅游事业持续发展之路。
       首先,云冈石窟作为世界文化遗产、国保单位,安保工作是日常工作的重中之重。为确保景区文物安全、消防安全以及游客人身财物安全,研究院结合景区实际,制定了《领导安全责任制》、《保卫人员岗位责任制》、《安全防范系统监控室工作规程》、《景区夜间巡逻制度》、《消防重点部位管理办法》等19个安保工作制度。同时针对节假日和旅游高峰时段,制订了《安全保卫方案》、《消防安全保卫方案》、《防盗安全应急预案》、《自然灾害应急预案》、《“十一黄金周”安全应急预案》等10余个安全应急预案。经过七年的努力,云冈石窟现已建立起较为完善的监测预警体系和安全防护措施。在人防上,健全了安保工作机构,以退伍军人为主体,建成了一支反映迅速,处置能力过硬的安保队伍。在物防上,进一步加大安全防护措施,新增消防水池2个,配备专用消防车1辆,灭火器1100具,室内消火栓84个,室外消火栓50个。并在重点安防部位增加安全防护栏、玻璃幕墙,设立警示标志。在技防上,近年来对景区扩建的多个重点部位及盲区增设了监控设备,技防系统得到进一步升级。通过人防、物防、技防“三防合一”的安全防范体系,云冈石窟的安全保卫工作可以说做到了未雨绸缪,已经连续10年被山西省公安厅授予“创安安全先进单位”。
       其次,在提升旅游管理和服务质量方面下足了功夫,取得了明显成效。一是于2007年成功申报国家5A级旅游景区,并严格按照5A级旅游景区管理和服务标准对景区基础设施、市场秩序、交通治安等各方面进行了规范管理。二是在景区扩建完成后,我们把创建“国家级知名品牌示范区”作为景区建设和管理的一项重要工作来抓,专门成立了“质量兴区工作领导小组”和“知名品牌创建工作领导小组”,负责景区的质量建设工作。并根据发展需要,在原有管理制度的基础上,制定了《云冈景区“质量兴区”活动实施方案》、《云冈景区质量发展纲要》、《云冈景区商户文明诚信管理规范(试行)》等一系列管理制度,进一步细化了管理内容,明确了管理服务目标,使每项工作流程、每个具体环节有效衔接。2012年12月,国家质检总局批准云冈石窟筹建“全国佛教文化和石窟艺术旅游产业知名品牌示范园区”。三是景区旅游服务水平得到进一步优化提升。2010年我们出台了《云冈景区旅游服务规范》,作为景区从业人员统一服务标准,有效提升了景区从业人员的服务水准。与此同时,为强化服务,减少噪声污染,我们投资增设了无干扰话麦、自助语音导游器等高科技产品。并对云冈石窟官方网站进行了全面改版,改版后的网站内容丰富,主体分综合网和旅游网两部分,特别是旅游网服务信息更新及时,游客可以通过网站预订门票、机票以及旅游产品等,为游客来云冈景区参观学习提供了良好的服务平台,极大地提升了云冈石窟的知名度和美誉度。


       [作者单位:云冈石窟研究院办公室]